• 相濡以沫 - [过日辰]

    2007-08-2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awagay-logs/7980262.html

    煊叔:我最近很苦闷。

    我:怎么了?

    煊(愤愤):我编的地名志要出版了,方志办说这是一套丛书,封面统一体例,书名只能用魏碑体写。而且那不是真正的魏碑体,只是电脑合成的魏碑体!

    我(失笑):那没什么关系吧。谁会注意一本书的书名用的什么字体。

    煊(几乎拍案):哎,跟你真是没有共同语言。枉你还想去读艺术。难道你不知道装帧也是一门艺术?你懂不懂书法的呀?

    我(摇头):不懂啊。

    煊(继续愤愤):哼!你说有什么必要那么死板地一刀切呢?在大处统一体例就够了,在细节上总该容许各本书有自己的变化和特色啊。

    我(给他斟茶):哎,枉你活了80多年,这点小事都值得动气么?不过就是几个字而已。人家方志办管着几十本志呢,你要改字体,他要改底色的,岂不烦死?所以说你这个阿伯真是麻烦。做人么,不遂意的事情多了去了,一件件都计较,还不早抑郁死了。

    煊(低头纳闷):这倒也奇怪。我也不是看得开的人,不知怎么就这么长命。

    我:哇哈哈。那也许是因为你还有激情。

    …………

    …………

    我:其实最近我也很苦闷。

    煊:为出国的事情吗?不要怕,好事多磨。

    我:不是,那还早。光是东华里拆迁的事,就让我伤心不已。

    煊(失笑):喂,东华里又关你什么事?

    我:我是在那里长大的啊,你也是在那里长大的啊!

    煊(鼻子哼出一声笑):切,我长大的地方,有多少早就烟消云散了。

    我:可是你想一想,全国都非要那么大拆大建,搞得千城一面,就很痛心啊。

    煊:咦,你这个问题,其实跟我刚才那个问题,不是同一回事吗?刚才你还说我看不开呢。

    我(低头郁闷):是啊,其实我也很看不开。

    煊:哈,可不就是。

    我:所以只好我安慰一下你,你又安慰一下我。

    煊:哈哈,这就叫相濡以沫。

     

    分享到:

    评论

  • 他会上网,不过不会找到这里来吧,嘿,被他知道我背后说他坏话。。。大概会屈我请他吃饭吧
  • 呵呵煊叔每次出场都很有趣啊,他自己看得到你的博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