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去香港(3)海洋公园 - [轮流转]

    2007-07-2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awagay-logs/7156886.html

    八年前我们去海洋公园,正遇上八号风球,所有机动游戏停止运作,我好像连过山车的影子都没有见到。印象中的海洋公园,就只有一个庞大的水族馆。

    八年之后重游,发现印象中的庞大水族馆,并不是真的那么庞大。而八年前我错过的,不仅是机动游戏,还有上山缆车那一段美丽的海景。

    我发现我真的是海的粉丝,只要看见蓝色辽阔水面就心情大好。依山面海而建的海洋公园,仅是上山缆车一段我就觉得值回票价。吊在山间半空中摇摇晃晃前进其实颇心惊,但一路上山,隐在山后的茫茫大海渐渐展现,近可看海边的房子,远可看远海的大船,而索道上的缆车们像一串珠链。啊,夫复何求,简直就想一直留在缆车里算了。嗯,我要认真考虑一下,将来找个海边城市定居。

    这片海也成为了我在跳楼机上唯一的自我安慰。说出来颇丢脸,已经一把年纪了,却从来没有玩过过山车和跳楼机。我是一个胆小鬼加畏高鬼,当身不由己地被吊上了半空——噢,好高啊。我在下面仰头望就已经腿软了——当真的上到那个位置,地面上的人都变得好小,我唯一敢做的事就是掉头看海,故作镇定地赞叹:“啊,个海好靓。”唉,被吊在半空真是太可怕了,下来后我就没有勇气再上去一次。至于突然急剧下坠的那一刹,我反而不是很记得,呃,就是记得很惊吧。我妹妹比我厉害,连续玩了两次。我长期失眠,心脏一向不好,玩一次就觉得全身血管都膨胀了,不敢再玩。

    搞笑的是,有一队香港学生,什么“科技精英”之类的,还带上测速仪器玩跳楼机。一下来,简单交流了几句“好玩啊”之后,就马上解开那件避弹衣一样的背心“看data”。偶尔开句玩笑,老师都要教训:“快做正经嘢先!”玩跳楼机做正经嘢。。。我妹妹说,“果然是精英。”我十分想凑上去看他们测得什么数据,又觉得自己一把年纪了,不是很好意思。

    我们的胆小导致我们这一天的行程十分松散,到最后也没有玩完所有机动游戏。时间都浪费在酝酿情绪上。就是,不排队,站在过山车旁边,你眼望我眼地商量:

    —哎呀,我们玩不玩好呢?

    -我怕我会心脏病发死在上面啵。

    -那么多人玩好像没看到谁死了啊。

    -那不如看看人家玩先吧。

    就这样,时间白白地过去了。到我们终于鼓起勇气“搭上这架快车”(灯光里飞驰,失意的孩子~),然后发现,一点都不可怕。又意犹未尽地排队再玩了一次。想再排第三次队,发现时间已经不早,该下山了,只好恋恋不舍地离开。

    过山车是最开心的一个游戏。不高,但倒转的幅度最大,没有一点离心的感觉,只会在里面反转再反转,看眼前世界不断旋转,就像在跳一场会翻筋斗的劲舞,啊,好开心啊。本来我一直兴致不算太高,只有在过山车里笑得最畅快。并且,我爱尖叫,唯有在过山车里尖叫,我有余力得意忘形地想,真是一副好嗓子,连尖叫都那么嘹亮圆润,哇哈哈。在跳楼机或海盗船上,我则是吓得失声,连叫都叫不出。

    不过,过山车的开心还是洗不掉跳楼机的惊心回忆。以致于那一天,我每次闭上眼就幻觉自己在急剧下坠。玩过跳楼机之后,我确定了一件事,如果将来我自杀,一定不跳楼,最多喝酒加安眠葯罢了。(不过,我会不会对安眠葯已经免疫了呢?)

    当然也看了鱼和熊猫,还是很可爱的。嗯,这一天还算是开心的一天。

     

    分享到:

    评论

  • 啊,是很害怕啊,被吊上那么高的高空,感觉多么无助啊。尤其是到顶那一下,机器发出“chi~”的一声停下,简直令人毛骨悚然啊。之后是一片寂静,只听到身后机器的“喀喇喀喇”声,哇,除了看海,我真是什么都不敢想
  • 在加拿大玩过一次跳楼机,第一次玩之前做了很多心理挣扎,但是上去又下来之后,发现好像还没有大叫完就已经下来了,并且没什么感觉。后来事隔1年多再去那个公园,竟然心里挣扎都没有了,直接绕过去玩别的。是觉得自己不敢玩,明明知道没什么,但是心里还是很害怕。哈哈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老了的缘故。
  • D相好靓,我而家就好想稳个海边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