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泰柬琐记(6)寻人 - [轮流转]

    2007-05-2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awagay-logs/5445442.html

    那几日在吴哥的重重门、重重廊里绕圈圈,我总觉得可以写一首歌,拍一段mv,关于一个捉迷藏的游戏。类似“我在吴哥窟里寻找你”,之类。

    比如塔布茏,比如圣剑寺,都是捉迷藏的好地方。或者,拐过那段树根,我便看到了你。又或者,远远地我就看到了你的影子,但必须穿过长长的走廊,跨过一道又一道的门,方能捉住你。更甚至,我站在吴哥窟的天庭,一眼就瞄到了你在广场的人群里。

    以上纯属yy。因为我一直很希望能够在吴哥窟重遇某人,而通常如果抱了希望,便必定会失望。

    旅途中遇到谁,遇不到谁,都是无可奈何的事。吴哥窟再大,不过是一个景区,那么些个景点。一般人都买三日票,即是说,时间、人物、地点,都是相对固定的。但谁与谁会相遇,排列组合则有无限多个。早一步或迟一步,都是擦肩而过。

    在景区三日,连续三日我都碰到了jared、amy和mathew,两次在吴哥寺门口,一次在巴戎寺门口。一次碰到了和我同住一间旅馆,见面会点头微笑而不知对方名字的两个女孩。再没遇到过其他认得的面孔。

    日日都撞见jared他们,也太频繁了吧?还未算上我们住同一间旅馆,平时出出入入都会见面聊天。amy和mathew两公婆是与我同一台面包车从泰国象岛到柬埔寨边境波贝的,jared则是在波贝开始与我们同一台大巴。大概只好归咎为缘分。而我在象岛出发之前十分期待与我同路的某人,还未离开象岛,便与我分道扬镳了。

    说再见的时候他笑笑对我说:“see you in siem reap.”我明知不会再见,却还是心存了希望。可惜希望通常只是失望的前奏。相遇的时间那么短,短到我还来不及问他名字。不过,既然是这么短,知道不知道名字,又有什么关系呢。

    反正不会妨碍我记住了他。一个笑容温暖,穿宽大东方衣服,一个人静静盘坐在角落看了一晚书的男孩子。他与我一起出发去暹粒,本来我以为在路上有大把时间和他聊天,不料他的码头与我不一样,中途我便先下了车。下车的时候我有点惊愕,问,为什么你与我不同呢?他转头看看码头,说了一句文绉绉的话:“oh,that's a mystery.”

    旅途上的缘分,也是一个谜。只好耸一耸两肩吧。转过身我便知会遇到新的面孔,但仍然不会妨碍我记住了他。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这就是缘分啦,没办法。

    当时我从象岛回曼谷的夜班车,邻座是个以色列男孩,跟他很聊得来,他还跟我share mp3里面的歌,在午夜飞车中听着特别有感觉。他听了其他乘客和我的描述以后也决定到曼谷马上转车去象岛。可是他没有提前订车票,不能跟我坐同一班大巴,到了曼谷以后我们就分开了。告别的时候再三跟我确认,你会去Lonely Beach吧,在那里见。

    可是我后来再也没见过他,lonely beach那么小,我们都同一天前往,我不知道为什么不能遇上。他倒是一点都不帅哈,不过他说第一次离家出远门觉得很lonely很想家,想他去到lonely beach会不会更lonely呢?

    反而,去象岛车上邻座一个满身金汗毛的智利老男人,在岛上遇到他无数次。。在塔布笼寺外面遇到一对以色列孖仔,回到曼谷又遇上了。在万荣偶遇同住的澳洲mm,在琅勃拉邦山顶看日落时又遇上了。。

    对啦,我在吴哥窟最高层跟一个柬埔寨小mm玩了很久的捉迷藏,她在那些窗口间跳来跳去,我不敢,就总是捉不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