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泰柬琐记(5)奈何天 - [轮流转]

    2007-05-2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awagay-logs/5444500.html

    在吴哥遗址,每一次我举起照相机,心里便不自觉地默念一遍: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

    (又,这句“良辰美景奈何天”,响在我耳边的永远是红楼梦剧中众人行酒令,鸳鸯揭道,左边一个天,黛玉便侧着脑袋天真清脆地蹦出一句“良辰美景奈何天”。我看这出电视比我听到《皂罗袍》要早上好多年,黛玉的声音因此先入为主。回来后一上网得到的第一个消息却是黛玉已逝。sigh。。。确实是奈何天。)

    到处都是断井颓垣,断井颓垣。吴哥其实已经很幸运,比起其他古文明,他们的工匠采用了耐久的石材来建造这一座城池,得以在雨林中屹立多年。不过终究是奈天不何,有的勉强支撑的已经歪歪扭扭,有的撑不住,便先倒下了。大块大块雕刻着精美画像的乱石堆满地面无人问津,这里是一排没有头的合掌神仙,那里是谁谁的半张脸。peter说他举起过其中一块,发现很轻,他猜想这些石材并不坚硬,正是吴哥建筑能够如此精雕细琢的原因。后来我翻了下书,确实如此。

    世界各国都为修复吴哥伸出援手。遗址同时也是工地。有的修复工程已经完成,而在不少景区还有工棚搭起,工人在施工。早前我想报读一个文物修复的课程,被爸爸打击了一番。在吴哥,我也对这些修复工作多看了两眼。在塔布茏,便看到印度的专家站在盘根错节的参天古树和在乱石间测量石材大小。一人举尺,一人透过仪器读数,还有一人在旁记录。烈日当空,我看着专家身处的那堆乱石,一块就有半个人大,都是缺棱少角的,而整个塔布茏这样的乱石多不胜数,若要逐块测量记号,真是想想都头大。

    在另一处,好像是在巴方寺还是哪里,修复工程的介绍文字说道,由于倒下的石头并不按原来的方向倒塌,且各有各的缺失,分辨哪一面才是石头的正面让修复专家们煞费苦心。最后,他们凭借雨季时雨水的冲刷痕迹,辨出了石头的正面,重新把寺庙拼起来。呵,简直是一个巨大的puzzle。当然还有一些我未看懂的工程图,更加让我对专家们肃然起敬。

    不禁觉得,真像是一场人与天的拔河。人仅仅依靠大象和水力,运来几十公里外的许多大石头,垒成层层塔,雕上精美图画,一座又一座,延绵好多里。但人力和石头最终都敌不过时间,要塌的便塌了。然而后来还有人,不死心,把塌了的石头,又硬是重新垒起来。到底是谁更奈何不了谁呢?

    可惜人总归是不团结。这边厢有专家们绞尽脑汁砌puzzle,那边厢,诸神的脑袋,还是一个个教盗贼们削去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呵呵,我和ing吵架的原因正是我临时变卦了没去崩密列,因为那天我开始感冒,而那天一早下大雨。这场感冒一直延续到现在,:(
  • 那如果你去崩密列就感触更深了,那里就是一个废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