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好像星期四 - [心头好]

    2007-04-2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awagay-logs/5155355.html

    晚上快十一点半,我在办公室里说,今天怎么像星期四呢?

    龙虾在房间的另一角附和:我也觉得今天像星期四~

    让我想想我今天做了什么。下雨的上午,学弹《大约在冬季》。我厌倦了弹这些书上的歌,准备带上我从网上搜到的林一峰去让老师教我。不过又其实,我看那些谱似乎都很简单。——呃,我永远都是眼高手低的代言人,在弹什么都磕磕碰碰的时候,就已经目空一切。

    下雨的中午,坐公交车到石湾去,吃一顿皮笑肉不笑的午宴。深深厌恶我的新线。或曰自己目前的状态。懒惰散漫,心不在焉,心存侥幸,没有出息。非常十分怀念南海时期。雨后的午后,在建新路下公交车,穿过小巷,走回报社。在电梯口发现阿伦的短信:你做咩在建新路头愕愕?我便抓住他哭诉:好想你啊~然后遭到白眼:妖,发神经。

    下午写一条破稿,力不从心,最后遭编辑抛弃。晚上写另一条破稿,貌似又被编辑抛弃。觉得自己又失败又可恨。

    可恨之处在于,在写另一条破稿之前,虽然已过截稿时间,我居然抽得出时间看从龙虾桌上的一本亦舒小说。在电脑前吃外卖,瞟一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钟,对自己说,还有两分钟,看完再写。连自己都不禁暗暗佩服自己的小猫钓鱼精神。

    这本书叫《吃南瓜的人》。又一本“眼睁睁看油漆自干”。哪怕看的时候内心多么悲怆,看完之后马上就忘。亦舒阿姨这点本事实在高超。以致后来我不禁怀疑,我们之所以忘记得快,是因为在读故事的过程中,已深得阿姨真传。她不厌其烦地写啊写,无非教我们过目即忘,不论经历什么故事,合上书就是另一条好汉。只是,我在看到一半上厕所的时候,又不禁怀疑,何必呢?像你像我,凡夫俗子,根本不必练就如阿姨所强调再三的功架。就是练得一身好本领,又往何处使去?看来看去,不过为了看别人咬牙切齿地生活,图个自我安慰吧?不过人家流再多血,终究是风光得很,我又拿什么安慰自己?

    啊,对不起,真的,我现在已经忘了女主角的名字,待我查查先。呃,结球。却说我看着那位伤痕累累,心口有个大洞的结球,美丽大方地出现在夫婿一大家子人面前,所有人睁圆了眼都找不出她瑕疵,我便想起了他们倪家的媳妇周小姐。这个情节仿佛在八卦杂志读过是吧?现实世界从来不缺可人儿。只是周小姐的另一半倒没有书中人好,所以现实世界还是有缺憾。

    嗯,其实今天只是星期三,还有四分钟到星期四,我还是赶快回家去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谁抄谁呢? 2007-04-25

    评论

  • 是章小蕙啊,她同亦舒好friend噶嘛,阿姨写过她,她也写过阿姨。现在比较喜欢章的文章,就是她写的牌子/书籍都没听过没见过,看下来起码半篇没看不明白,哈哈哈哈
  • 章小姐,是章小蕙吗?

    是啊,那首英国童谣倒是不容易忘记,听起来挺恐怖的



  • 哈哈哈,我也要再看看先。我记得我看过,不过完全忘了,甚至看你这么说也一点都没有印象。阿姨知道她最大本事就是让我们过目即忘,所以她都用很古怪/优美/貌似有典故的名字,让你看了名字想不起内容,又会重新阅读,周而复始~~~譬如吃南瓜的人,在章小姐的文章里看过,像是来自英国童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