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帝女花 - [心头好]

    2007-04-2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awagay-logs/5117609.html

    和双银小妹妹说起《帝女花》,她马上扯起瘾要找乐谱来弹,于是我也扯起瘾要找出来听。

    我不是什么粤剧迷,会唱的几首粤曲不过就是《香夭》《凤阁恩仇未了情》《山伯临终》《禅院钟声》《昭君出塞》等等街知巷闻人人都会唱的。(啊,还有《分飞燕》《荔枝颂》,咦,数下数下也比我想象中多。)那次枕头生日会,我和她来了两段《香夭》和《凤阁恩仇未了情》,她仿佛很欣慰:终于有人陪我唱粤曲啦。呵呵,可惜我会的也就这么点。

    我时常向人推荐《帝女花》,真正会唱的不过也就是《香夭》。足本的仅仅在江南大戏院看过一次,曾慧梁耀安的。当时仿佛是刚刚大学毕业回到广州,跟大学时代的男朋友仔去看,是全场仅有的两个小朋友。去江南大戏院有专车接送,车上全部是头发花白的老公公老婆婆。一路上他们就兴高采烈地讨论哪个演员哪个演员的八卦,又讨论剧中某个细节梁耀安出了错,但是他不会执生,兜不住。我们两个什么都不懂的小朋友竖起耳朵听得津津有味。他们还对我们年纪轻轻来看粤剧刮目相看。哈。

    其实我那时去看帝女花算什么呢。大学时我唯一的同级佛山一中校友,哲学系的谭同学,就是个比我专业得多的粤剧迷。也许是因为独在异乡,我们总是加倍怀念广东的点点滴滴。他就有一套《帝女花》的足本CD,闲时常听。那时我常和他去唱K,他总是点帝女花,我每次只敢安排在最后一首唱,因为唱完必定失声。魏绍恩写张国荣,一坐埋麻将台,可以从《树盟》唱到《香夭》。我们谭同学也可以唱《树盟》《庵遇》什么的,总是邀请我合唱,可是我一点都不会。呃。

    但我还是时常向人推荐。大学时,同室有两个上海戏迷,一个专业的越剧迷竹敏,一个更爱昆剧的依嘉。我认识她们没几天时,用我的破嗓子给她们唱了一句“落花满天蔽月光”,旋律和歌词意境都教她们惊艳不已。这句歌词竹敏同学貌似一直念念不忘,起码两年前在我的博客里她也留言提到了。瞧,有《帝女花》,我们广东人可以多么骄傲。

    2002年,我刚买电脑不久,下载了一段张国荣汪明荃版的《帝女花》视频,满心欢喜。依嘉更是一见钟情,虽然不会说粤语,也每天跟我对着电脑练啊练,幻想可以在毕业晚会上表演,有客到时还厚脸皮地硬要拉着人听。那还是2002年。一去不返的幸福时光。

    如果不是那句“从《树盟》唱到《香夭》”的诱惑,我后来也不会这么虔诚地去跟老公公老婆婆们一起看《帝女花》吧。这一段曾经让我很满足的视频,我以为是我的私人珍藏,一直留在电脑里。但刚才想找给双银听,却找不到了。原来有些东西的失落,是这么容易的。

    好在互联网上一搜大把。重新看了一次,颇有点不胜低廻。放到这里来似乎是不合适的。我却想起了不搭界的《american pie》。

    a long long time ago,i can still remember,how that music used to make me smile……

     

    分享到:

    评论

  • 正!
  • 几时再去K歌啊?无人陪唱粤曲啊,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