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h no - [过日辰]

    2007-04-0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awagay-logs/4976418.html

    我见他的吉他上贴了三个英文字母:ono,便问:“你姓小野?”他说,“英文名,如果o发长音,便是。。。”“大野。”嘿,这个我刚好知道,便抢了咪。昨日去广州,顺便在地铁站买了两本《万象》,其中一篇文章里,新井一二三介绍大野与小野的长短音之别,并澄清john lennon的老婆,其实是叫小野洋子,而非大野。没想到,今晚就认识了一个小野。

    这个小野却一点不“嘢小”。在澳洲读完歌剧回来,帮家里打理生意,业余唱下歌。那歌唱得真是,高音甜中音准低音劲。(oh no,不好意思,我永远只会说这句。)唱歌好听的男生,就我见过的,他排第一。受过专业训练确实不同,他还可以用唱女高音!不久之前他认识了我的吉他老师,老师便找他去录音。我老师名字有个“宁”字,ono的中文名则有个“成”字,如果要组成一个组合,就真的是“拧成一块”。哈哈。

    “拧成一块”被朋友介绍到酒吧去,今晚正好是show time。当我兴冲冲背着吉他赶到琴行,他们两个正在排练。我的出现无疑是一个大灯泡,让老师面露难色。老师说,我们再玩两首吧。我说好啊。结果他们就玩了一晚。555。。。

    他们两个一弹一唱,很high,我在旁边做大灯泡,其实也很开心。仿佛在听一场只有我一个听众的演唱会。开始还一本正经练他们的试唱歌,《hey jude》《every breath you take》《爱是最大权利》什么的。(我今天才知道《爱是最大权利》是吴雨霏的,我从前只知道下一段是恋爱大过天。老师说,一般流行歌的和弦都差不多,《爱是最大权利》倒“怪怪地”,所以选了这首。)后来便想到什么弹什么了,一会儿卫兰,一会儿侧田,一会儿又回到beyond或者american pie。还有许多我不认识的,英文或中文,他们张口就来,听得我好生惭愧。我老师那手吉他弹得认真流丽,我上次所见的hotel califonia只是管中一斑。而ono那歌唱得几近豪华,让我仿佛亲眼看到自己酒吧梦的破碎。oh no~

    然后他们就到酒吧试唱去了。唱到第二首开始有掌声。掌声越来越热烈。当他们唱完准备好的五首,收起架撑下台,人们却不肯啦。“靓仔,唱得这么好,来多首啦。”“encore啊!”于是他们又上台。期间有位先生专门叫了一杯酒给ono,敬他一杯说,“你唱歌好听过某某。”这个某某是谁,我就没有听清楚了。ono不仅歌唱得好,有的人上了台就high,他便是这种。那些临时的上天入地发挥,确是天生的乐感。哎,羡煞我也。

    他们还要赶下一场,临走时,坐在门口的一位男士说,“唱得这么好,这么快就走啦?”哇,我们都笑ono,这么快就有fans了。这酒吧要是不签他们,就真是有眼无珠了。

    嗯,虽然今天没有学成和弦,但听了一晚好歌,也很高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十二姑太 2007-04-07
    2007-04-07

    评论

  • 哇哇,龙虾同学真好啊,亲一个~
  • 我这周末去广州带回了两本万象,本想给你的,原来你已经买了!
  • 我这周末去广州带回了两本万象,本想给你的,原来你已经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