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威尼斯第一日 - [轮流转]

    2009-09-2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awagay-logs/47092788.html

    种种迹象表明,我是一个贵人。比如那日搭火车去米兰转车,为什么火车晚点50分钟呢?因为那几日意大利的天气非常恶劣。都灵从最高30度一下子降温到最低10度,连日阴雨。当我们比预计晚了一小时到达威尼斯,更是赶上了难得一见的大暴雨。
    走出火车站的时候真是目瞪口呆。风大雨大,就算打伞也不可能不湿身,而我们要去预定的旅馆,还得搭30分钟船。虽说码头就在火车站对面,但我们怎么走过去呢?Enzo小盆友穿一双编织的布鞋,见此情此景,快要哭了。我马上仗义地对他说:“我可以借给你我的人字拖。”他又扭扭捏捏:“大庭广众,叫我怎么换鞋呢?”哎,出门旅游不是登台唱戏,谁要看你换鞋?后来他还是找了个角落,换上了我的拖鞋。(至于他自己的布鞋,沿路由于他要拍照,又分别由我和旦同学帮他提着。他还投诉,我的拖鞋湿了水会刮脚,小朋友真是难伺候啊。)于是我们一行五人,就缩在各自的雨伞下,冲向码头买票。
    一行五人包括,来自都灵的我和Enzo,来自Pesaro的旦同学,涵同学,以及她的意大利男友Fabio同学。关于船票,我上一次去威尼斯的时候,听同学说是不用买的。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还是排了很久的队,每人买了一张6.5欧的超贵船票(不过买了没有打,也没有人查,哈)。等了差不多半小时才有船,且船上拥挤不堪,我和Enzo同学就因为动作慢,挤不进船舱,只好打把伞站在外面作观光状。随着船在海上一颠一簸,我们不可避免地淋了一身,Enzo同学不禁愤愤:“6.5欧买一张船票,还要自己打伞!”
    船被海浪抛来抛去,像坐海盗船一样,涵同学在她男友怀里一路晕浪。旦同学则一路发表他预测天气的高见:“瞧,云越来越薄,雨马上就要停了。”短视的我们,只看得见船外大风大浪,都鄙视他:“切!”而事实证明他是对的,等我们到达旅馆安顿好,雨果然就停了。
    我们定的旅馆,就在双年展的展馆之一Arsenale旁边。那一区我上次未去过,一见之下非常惊艳。河上一道木桥,河道两边两座红砖砌成的大钟楼,过了桥,拐入小巷,就是我们的旅馆。那两日不断在桥上出出入入,我都要感叹一番:“好靓啊!好靓啊!”尤其是在蓝天和阳光底下,碧波荡漾,河上还有一只木帆船,真是童话一般。
    话说那日我们放下行李,见雨停了,便出去走走。原计划要去玻璃岛上看人制作玻璃,被一场大雨浇灭了兴致,便改道到市中心逛逛。沿着海边走一个码头,就是圣马可广场。短短一个码头的路,看上去近在咫尺,却要过n条桥。威尼斯不愧是世界上最多桥的城市。叹息桥的广告牌换成了珠宝广告,这个位是永远的黄金广告位。我才发现,去年我错把叹息桥认成了广告牌后的那条小桥。不对,叹息桥明明就是广告牌前的那段密密实实的白色大理石桥。其实我去年看得很清楚,不过是有眼不识泰山。
    已经是傍晚时分,天依然乌云密布,但空气非常清新。我不禁诧异:“为什么今日的圣马可,好像比我上次看到的要美?”旦同学说:“因为今日空气的清晰度非常高。”他们两个不停地拍照,而我的相机,居然没有电!不是我没有充电,经旦同学的专业分析,是我的电池已经坏了,无论怎么充都没有电。我才想起,这个问题由来已久,怪不得我在意大利好像没拍过什么照。我们就在广场上玩到晚饭时间,回旅馆吃饭。
    话说这次在威尼斯,我玩得比上次和晨同学来开心。我由此确信,晨同学不是一个好游伴。最记得上次在阿西西,爬了半座山他就要生要死。他还是留作煮饭用好了。
    以下专业照片,偷自旦同学的博客。特此声明。
    水浸火车站
    圣马可广场
    贡多拉们
    海边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话说 2009-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