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多只有24/7 - [过日辰]

    2007-02-0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awagay-logs/4482574.html

    (插一首《24/7》,每次听这首歌都想撞墙。只有24/7的干。。。干什么先?)

    这两日在看《国史十六讲》,非常羞愧。理论上我不该读这书,因为它基本上是《国史概要》的精华版,而后者正是我读大学时的历史课本。而事实上我读这书时居然还觉得颇新鲜。哎,想当年似乎也装模作样地刨过书,今日却几乎什么都不记得。我很想找出当年的课本出来对照一下,希望得出结论:精华版完全是另一种写法,所以等于在看一本新书。但已搞不清课本被压在哪个箱子里。

    工作到如今,两年半。两年半的民工生活,几乎别无选择,只有变得越来越民工。近日每个见到我的人都说,你怎么这么憔悴。噢我不知道。我也希望吃得好睡得好日日容光焕发。不过青春便是在日复一日的疲于奔命中小鸟一样不回来的。所有天真可爱都只能回味。

    昨日开始发烧,早上想看医生,想到有一场发布会便挣扎着去了。去完之后同行约一起去跑跑线,不好推却便继续。昨天想,今日要休息,明日要休息,无论如何不干活了。但今日推得了发布会却推不了写稿,明日一早又有两场发布会,晚上两场饭局。病中最怕饭局应酬,想到喝酒便两股战战。后日么,更是催命,上午人大会议,下午1点半到广州参加报社颁奖礼,之后到东莞开为期三日的年会。我不知我能否活着从东莞回来。

    我一直在yy请假的理由,比如得了绝症,比如急病入院,仿佛非此不能摆脱恼人的工作。我总是希望,自己足够潇洒决绝,赔钱,一走了之。但一想到自己签了五年的卖身契,要赔6千,便舍不得。6千不算什么,但字字皆血汗,一分钱也不愿意便宜这个已经非常刻薄的报社。更加关键的是,离开这里,身无长物,莫说找到待遇相当的单位,想找个可以容身的地方都不容易。

    千万不能算钱。我总是这么对人说。放不下便拿不起。但到头来自己还是在钱眼里兜兜转转。总是在计算,存够多少钱方可无顾虑的离开,结论是做死都不能够。让人绝望的世界。

    哈,让我想起两年前,我在博客里写,存够十万才敢结婚。而又被我不幸言中:等我存够十万,已经无婚可结。

    太想凭一己之力解决所有问题,太不想依赖别人。但这双手这么小,欲望那么多,到哪一日方可满足?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live day 2007-02-07

    评论

  • 我倒没有破罐子破摔,也不觉得自己倒霉或者孤单,但是自己的事情永远只能自己承担,没有人可以帮你的啊。
  • 太想凭一己之力解决所有问题,太不想依赖别人。



    有段时间我也这样,简直就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越倒霉越孤单的时候,越想把所有东西揽上身。

  • 只只字都咁心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