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招贼记 - [过日辰]

    2007-01-2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awagay-logs/4385895.html

    我怀疑是我长期不上香遭到了报应,我们家近几个月来一直散发出某种磁场,如同花香招惹蜂蝶,吸引着形形色色的大贼小贼。

    且不说我自己自从上次被人当街飞抢后,一个月内连丢三次钱包。且不说我某日走在上班途中,偶然看一眼路边的玻璃门,赫然从倒影中看见一个约莫八岁的小女孩正在拉我的包链。且不说我了。大概是我走在街上样子太傻,抢我偷我都是活该的。

    且说说奶奶的故事。

    今日早上,奶奶回旧居想拿两床被子。发现门被反锁了,怎么都打不开。

    邻居咏雪便帮忙来看。二人在门口束手无策,咏雪建议:不如看看隔壁房子有什么异样吧。

    解释一下,我奶奶几十年来一直住在东华里附近的一条老巷里,她家隔壁的小屋从前是我们太婆住的。太婆死后,隔壁小屋也空了近十年了。经咏雪提醒,奶奶便开门进小屋看看。

    开始没发现有什么不妥,奶奶正满腹狐疑,忽然惊叫:“哎呀,这里有个大窟窿!”终于觉得腿软。在天井边那间房间里,但见墙角被挖开了一个大洞,砖头整整齐齐被垒在墙边。洞的那边,正是奶奶的房间。为掩人耳目,贼挖墙时还用两块大木板分别挡在窗口和门边,大家看过案发现场后都认为:此乃专业人士。

    又解释一下,太婆小屋处于一个丁字路口边上,丁字路口处有两棵装饰用的假树,假树顶贴着小屋墙头,翻过去便是小屋的天井。因此,贼进屋的路线是:假树-天井-锯开窗枝-进小屋房间-挖墙-进奶奶房间。

    当我站在被贼锯开的窗枝前,不由得心跳加速。哇,好似侦探小说!真后悔没带相机。那两棵假树,自我六七岁起就立在那里,近二十年来一直太平无事。我们喜欢那假树,每次见到它们,就知道回到家了。再没料到,有朝一日,它们会成为贼人的作案工具。

    报警之后,警察从洞中进了奶奶家,打开大门。家里自然都被翻过了,不过也没啥值钱东西。奶奶在家里转了半天,发现丢了一件嫁妆:一个带双喜的陶瓷瓶子。 又丢了几只大鸡公碗。那种碗好大的哦,我弟弟读初中时就拿它吃饭。都是民国时期的东西,也不是什么古董。难为那贼天寒地冻翻墙凿洞,就拣了几件破缸瓦。

    阁楼也被翻过了。那贼还翻出来一只古老的铜熨斗,又大又重,里面中空的位置是烧炭的。哈,烧炭的熨斗,我还是第一次见,觉得非常新奇。“以前是不是大户人家才用熨斗的啊?” 我问奶奶,心想大户人家才有好衣服需要熨嘛。奶奶大声鄙视我:当然不是啦,一般人家都有!

    一直回到我家了,吃完饭了,奶奶仍心有余悸,闷闷不乐。

    奶奶嫁入吴家一年多就搬到那里,一住就是五十多年。四年前我们就极力劝她搬来我家住,她总是不肯。今年终于的起心肝,变卖了家中稍微值钱的家具,来了我家,正是被贼逼的。

    话说那天是2006年12月30日,案发时我正在家中急急忙忙准备吃饭,要去广州看林一峰和at17有份表演的南都娱乐盛典。那日下午4点多,爸爸从奶奶家离开,奶奶也到邻居家说几句话。十分钟后再回到家,进门便被一个贼抓住了——是贼抓人,不是人抓贼。那贼隔着趟栊,抓住奶奶胸前的衣服,哇啦哇啦地逼她开门。奶奶手无寸铁,又听不懂他说什么,浑身都吓软了,那个危急啊~好在咏雪及时出现,把那贼赶跑。那贼很笨,待咏雪跑去班马,又杀回来,继续逼奶奶开门。正纠缠时,救兵来了,那贼便被捉拿归案了。(哇哈哈,真是好笨的贼~)而他还有三个同党,一直躲在一边,见救兵一到,便都跑啦。

    那晚我正在天河体育馆看表演,爸爸打电话来:今晚我在奶奶家睡。第二天,我去了澳门,奶奶搬来了我家。没想到,不出一个月,那房子又被贼看上了。

    鉴于这次贼人表现精明,比如进屋神不知鬼不觉,比如挖墙时会用木板挡住门窗,比如进屋后反锁大门,还把我们装在门上的报警器拆烂了,比如只挑走了几件老陶瓷,我们都认为,此贼不是上次那笨贼。

    如此说来还得感谢那笨贼,否则奶奶就还住在那房子里,该受到的惊吓就不止光天化日被人逼开门的程度了。否则那些红木家具还不会卖掉,精明贼能得手的又不止那几个破碗了。

    从奶奶家回来,我耳边一直回荡着陈浩峰的歌声:光天化日~~非比寻常~~

    如今这时势,表面当然还是很风光,只是烂,一般都是从里面烂出来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