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离开,回来

    2012-06-0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awagay-logs/216337166.html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悄悄地回到这里。荒废多年的旧地,又熟悉又陌生。

    阿魔对我们喜欢在网上自说自话的行为表示不解,认为是寂寞的表现。确实如此。比如今晚,在独自写了几日论文和做了几日翻译之后,觉得实在有必要写两只字了。

    曾经每日流连于围脖,以为那是我与中文世界最直接的联系。然而垃圾消息太多,难免蹉跎光阴。终于有一日,我授权阿魔帮我改了密码,把吴钝钝杀了。这个秘密,好像没有人知道。

    事实也是对中文世界厌烦了。话不投机半句多。离乡不过几年,有时竟会被素不相识者以外国人相称。偶尔与从中国来的人聊起中国的事,人家会说:你对中国不了解。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些人也有资格这样认为我了?我一向以爱国者自居,然而在某些国人眼里,我连个自己人也算不得了。

    这次回国,受尽侮辱。兴冲冲地推了报酬优厚的工作,买许多礼物回去,面对的却是接连的冷眼与指责。我想,来年带阿魔去,不要让他被人欺负了才好。对国内的期待一下子冷落许多。独在异乡,心所牵系的无非家人。而记忆中热切的家乡,如今也已经物非人非了。

    离开的时候,独自在机场大巴上流了许多眼泪。尤其当车过南海盐步,想起自己也曾于烈日下迢迢坐巴士来采访。这曾是属于我的地盘,我有辛勤耕耘过。而如今,就算我仍怀缅旧事,彼此已经相隔很远。他们嫌我离开了他们,所以他们亦抛弃了我。

    回到意大利才松了一口气。连夜坐大巴从罗马到西西里南端,地中海阳光灿烂,一扫多日阴霾。然而亦难免偶尔感到恐惧。自觉被家人所弃,从此流落异乡。

    不过也是没办法的事。我已经走得太远,无法回头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