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迷惘夜车 - [轮流转]

    2008-02-0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awagay-logs/15144141.html

    那晚在广州登上开往关口的大巴时,天气颇冷。车开出没多久,窗玻璃便蒙上了一层雾。隔着朦胧的玻璃,我看大巴在广州老城区的老榕树下七拐八拐,拐上高架路,再拐出城外。经过佛山时我还小小激动了一把,尤其是看到“粤丰汽配市场”的大招牌时——N年前它未开张时我曾报道过它,到我不记得它的时候,它忽然就出现在我的旅途上。再后来,便开始下雨。

    我和同行的安妮都是第一次坐这种卧铺大巴。出发前有过小小疑虑,但上车后便觉得一切都新奇好玩。那么多张窄小而整洁的床排排卧,那么多素不相识的人就在车厢的狭小空间里倒头睡去,颇有亲密和信任的气氛。有一个越南华侨拉着我说话,安妮不懂中文,便先睡了,我觉得闷,也爬上了自己的床。

    由于是整个人贴着窗边躺卧,乘搭夜行巴士的体验,多少不同于夜行火车。你可以太清楚地望见灯火通明的公路,公路两旁的房屋。它们在你身边流过,而你只需躺着。窗外的灯光透过被雨水模糊了的车窗投进黑暗的车厢,像做梦一样。过了佛山我便认不得路,很自然地,我想起了《迷惘夜车》。

    又想起每次我唱《迷惘夜车》都会陪我一起唱的茜同学。忽然后知后觉地感到诧异,便发短信去问:“你怎么会唱《迷惘夜车》?”这是1986年的歌,又不算太大红大紫。答曰:“《夜车》从宝宝时就喜欢,家里常听。”噢,我不由感叹:“你家果然比我家有文化,我小时候从未听过达明一派。”

    到站时天已亮。早晨6点,广西与越南边境下着雨,我和安妮狼狈地穿鞋背包,打开雨伞,一路哆嗦走向几乎无人的友谊关,然后直奔河内。在河内老城区我们随便找一家guest house住下。正在中国境内肆虐的寒流明显波及河内,这一日河内阴雨绵绵,气温只有9度。旅馆提供的被单很薄,当晚我被冻醒几次。第二天早上我问安妮:“你有没有觉得很冷?”她用感叹句答:“太冷了!我好想念卧铺大巴!”

    因为人气密集的卧铺大巴里面总是很温暖的。安妮的想念及时得到回应,我们仅在河内停留一晚,便上了开往顺化的夜车。

    这次旅游,总共有三晚,我是在夜车上渡过的。越南是一个狭小的悠长国度,面积不大,却跨越不少纬度。从南方的西贡飞回北方的河内,需要两个小时,相当于从广州到北京。主要旅游城市散布在长长的海岸线上,我们坐巴士一站一站拜访,有许多时间要花在路上。从河内到顺化,12小时,从会安到芽庄,12小时,从大叻到西贡,8小时。搭夜车,既节省时间,又省一晚住宿费,是上上之选。开始我以为搭夜车会很辛苦,但实验证明,在夜车上,我们的睡眠质量最好。不仅因为温暖,我想,那种迷惘的气味也有助催眠。

    通常我们上车的时间都很早,傍晚6点或7点。上车后大家都很安静,即使说话也会压低声音。很多人说法文,窃窃私语的法文像催眠曲。我曾试过打开床头小灯看书,可是车太颠簸。大概8点左右,我便会进入第一轮睡眠。

    开往顺化的车上有人彻夜呕吐。我数度在半夜被吵醒,朦胧中听见她摇摇晃晃摸向厕所。奇怪的是,这有点像恶梦的声音,倒令我睡得更沉。开往芽庄的车则经过一个又一个的城市。用同搭这班车的Tomas的话说,是“只记得经过一团又一团的光”。夜色中的这些不知名城市,或许不如那些旅游城市个性显著,但街边那些紧挨的小小商铺,在交通灯口等待的摩托车群,都生机勃勃。那景象很像珠三角的乡镇。

    于是,这次旅途上,我有许多机会在心里哼“夜幕在默然流动”“在眼中奔流无穷”。绵绵长夜,默然独守只有一人宽窄的小床铺,确也有一点寂寞。但我爱夜车里的这点寂寞,我爱车里人人各据一方,井然不互冒犯的默契。我喜欢旅游,其中的原因之一是迷恋长途搭车的体验,无论是日车或夜车,无论窗外有没有风景。也许是因为,发呆同时赶路,比较适合懒人如我。

     

    分享到:

    评论

  • 现在的快歌呢,全靠加入很多人工合成的东西来加强节拍。那时候的快歌其实只需要一台电子琴就搞掂了,貌似区别不大,反而好象以前的力度更劲
  • 还有,我最初刚开始听达明的时候也不大喜欢这种八十年代味道太重的快歌,但听了几个月,口味就变了,哈哈。难道你看他们的演唱会看到这些歌的部分不会莫名兴奋吗?
  • 啊,哈哈哈,久违了麒麟同学,这几天我也在追看奇拿大人的节目哦,可惜貌似已经落画了,可惜啊
  • 这首歌对于小时侯的我来说是个恶梦,太具毁灭性,觉得恐怖。

    现在的我却一边听它一边欣赏鲍鱼娇和腊肠陈,我够堕落吧?
  • 昨天收到你的明信片,专灯来讲声多谢:)
  • 念起《千与千寻》中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