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痛的爱淡而无味。

    仅以明哥的《爱到死》,与我痛爱中的手指互勉。

    ...

  • 深深深 - [过日辰]

    2007-04-10

    爱到底,伤到底,越挫越勇!

    说的是我的手指。以飞蛾扑火般的热情,仅仅粘着吉他的弦不放。开头我写:最初按弦,手指会留下深深的印痕,而过了两日,手指没那么痛,印痕没那么深,茧已经长了出来。今日才知,那些茧,其实不配称做茧。当看到已经比之前的普通手指厚了几成的手指上,再次现出比刚开始时更深的印痕,始明白,茧是逐层长出来的这个道理。

    就算一门心思,只练最简单的C ,也可以在这低温的空气里,憋出一身汗来。我预感未来我的双臂会像漫画中的自慰男一样,一边粗一边细。

    手瓜起展,手指起茧,吉他手也。
     

    ...
  • oh no - [过日辰]

    2007-04-07

    我见他的吉他上贴了三个英文字母:ono,便问:“你姓小野?”他说,“英文名,如果o发长音,便是。。。”“大野。”嘿,这个我刚好知道,便抢了咪。昨日去广州,顺便在地铁站买了两本《万象》,其中一篇文章里,新井一二三介绍大野与小野的长短音之别,并澄清john lennon的老婆,其实是叫小野洋子,而非大野。没想到,今晚就认识了一个小野。

    这个小野却一点不“嘢小”。在澳洲读完歌剧回来,帮家里打理生意,业余唱下歌。那歌唱得真是,高音甜中音准低音劲。(oh no,不好意思,我永远只会说这句。)唱歌好听的男生,就我见过的,他排第一。受过专业训练确实不同,他还可以用唱女高音!不久之前他认识了我的吉他老师,老师便找他去录音。我老师名字有个“宁”字,ono的中文名则有个&l...
  • 十二姑太 - [过日辰]

    2007-04-07

    话说太婆那边家族庞大,奶奶就有一个年纪相当的姑姑,二人从小在一起玩。姑姑叫阿芳,因为长得瘦,奶奶常叫她“马骝芳”。

    我自小听马骝芳的故事。其中一个著名的故事是,阿芳小时候本来跟我奶奶读一个小学,文秀,即现在的二十六小。一次不知怎的被一个歪嘴的老师叶先生打了两下手心,一气之下便“执包袱”转校到了忠义,即现在石巷口,二十年前的教工一幼。转校之后阿芳仍觉不解恨,每天放学又拐到文秀来。那时的规矩,学生放学后由老师带队,逐个送回家,有点像现在的校巴,只是那时搭的是11路。阿芳专等叶先生带着学生经过,便开始大声唱:“朝放牛,晚放狗,晏昼放个大臭屁,遇着只歪嘴狗,歪嘴真为食,一啖擘开个口!”每每气得叶先生的歪嘴更歪。

    这个故事被奶奶讲了不下一百次,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位传奇的马骝芳。直至两年前做地名故事...
  • - [过日辰]

    2007-04-07

    我一边听k.d.lang的歌,一边弹我的入门吉他。不禁发起愁来。

    我真喜欢她的声音。几时才可以唱那样的歌呢?

    今晚学和弦。嗬嗬,终于看到弹唱的门口。

  • “把我这愚人,立地成坚强的泡沫。。。”对不起我有点想笑。成不了佛,做个坚强的泡沫,算不算看得更破?“如露如电亦如花。”梦幻泡影也起码如花般开过,我喜欢这一句胜过金刚经原文。

    “我顿悟了空,把你走后的空位,留给众生。”“以你的告别,化作偈语普度。”呃,有时候我更希望在他的歌词中可以少见一些...
  • 蓝奕邦博客上看到的。eason唱的《不求人》。

  • joyce同学有一只神奇的“坏女孩”杯子。2005年9月12日,joyce在加拿大多伦多某商场把她带回家,2007年4月1日,她在美国西雅图家中亲手把她打碎。

    其实只是巧合。joyce说,她有幸同哥哥同一天死祭。却不知道,9月12日,正是哥哥的生日。

    如果要再牵强附会,我还可以说,《坏女孩》是哥哥亲爱的阿梅的经典名曲。

    我简直愿意相信这是一只通灵的杯子。择日而死,何尝不让人感动。

    ...
  • 还是笑一笑吧。你们每次唱K都必唱《劲歌金曲》,看看会否唱这首。

    06喷饭回顾 

    林海峰
    寄:古巨基 - 勁歌金曲

    買(食送) 最驚孔雀石綠 食左有毒魚頭
    行氣活血 不過就會嘔

    要合併 就買地鐵 股價實有得升
    減價好難頂 加價俾人炳

    3 6 0 昂坪有 3 6 0
    郁郁下會停左 自由行繼續坐

    全靠柏芝的勇氣 愛是最大權利
    睇下霆鋒幾偉大 秘密去結婚瞞埋屋企
    唔會有拉姑橕你 婚姻點算係完美
    但你睇下四哥 闊佬都懶理

    通處亦禁煙 冇得chur你仲掂唔掂
    成棚立法會議員 反吸煙 唔戒煙點去食店

    人民幣 係最威
    就...
  • 今年今日 - [心头好]

    2007-04-01

    我记得04年4月1日。佛山街头雨纷纷,我撑着伞走在佛平路。

    我记得06年4月1日。我静静写完稿,独自去做瑜珈。

    不记得05年4月1日。也许是真的不想记起。

    然后就到了今年今日。我终于有勇气,揭开看一眼自己的创疤。从前只敢默默避开别人愚人节的玩笑。而今年终于敢提起,这于我是一个伤心的日子。终于敢名正言顺,来一番小小的纪念。傍晚6点41分,我们两个人,在唱了一个下午你的歌之后,垂下眼睛熄了灯,默默听了一首你的歌。晚上回到家,还看了一点电视纪念节目的尾巴。

    电视节目了无新意,但银幕上你由年轻转老,当转到2000年的长发长裙,我终于哭了。噢,四年来我第一次敢于在这个日子哭。这可算是小小进步吗?自某一日我收起所有眼泪,我便不再愿意想起你。不再愿意想起四年前那个被凶铃惊醒的午夜以及之后的连串恶梦。不再愿意想起那些戴口罩穿黑衣流眼泪的人。不再听你的歌...
  • 4年 - [心头好]

    2007-04-01

    四年之后,重新听到这首歌。已经有四年,我不敢想起。

    这些年来,奔向未来,总有伴我的最爱。。。

     

  • 爱的代价 - [过日辰]

    2007-03-25

    刚开始总是弹不准音,因为力气不够。力气不够的原因,则是手指怕痛。

    刚开始用力按弦,指尖都会留下深刻印痕。如此过了两日,发现音比之前准了,指尖的痛减轻了,而茧,已经不知不觉长了出来。

    痛一下,长一层茧。于是我自然地联想到:这是爱的代价~

    很佩服自小练琴的人。小手指会弹得特别累吧?而此时此刻,我是如此渴望,指尖长满厚厚的茧。

    ...
  • 第一课 - [过日辰]

    2007-03-24

    第一课结束时,比我还小2岁的老师给我弹了一段著名的solo。我说,哦,hotel califonia。

    他见我还有点常识,又给我弹了一段。我说,咦,这是什么?挺好听的哦。

    他有点得意:我随手弹的啦。接着又来一段。我说:啊,很耳熟。

    他说,《大懒堂》嘛。我恍然:哦!想~

    他便自弹自唱起来:“想~我都想好似中左头奖,有野唔使做,老细又吹我唔胀,日日等出粮~”

    哇哈哈,这是我很喜欢K的歌之一。于是我也挺喜欢这位姓廖的老师。

    今日碰到廖同学。我对他说,你要督促我不要三分钟热度哦。

    他果然给我压力:那我回来可以听你表演?

    我说:好啊。你喜欢听什么?

    他坏坏地说:明天我要嫁给你。

    哇,周华健,会不会很难呢?不过我挺喜欢这首歌的,嗯,那我要努力努力,等廖同...
  • 纯情记 - [随身听]

    2007-03-24

    与杜拉斯那著名的金句“与你年轻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相反,我越来越强烈的感觉是:虽然我爱上你是因为你饱经沧桑,到头来我还是最爱你小时候的纯情模样。

    让我想想看。我爱上哥哥时,他40岁,但10年之后,我反反复复听的是他21岁时的鸡仔声。我爱上明哥时,他也是40岁(果然是男人40啊,嗬嗬~~),但几个月之后我爱不释耳的,已经变成他20多岁时的,虽然不成熟但是特别认真的声音。而那晚和候鸟聊天,三言两语便达成一致:在林一峰的所有专辑里,我们最爱的都是第一张《床头歌》。

    候鸟说,《思生活》里的他,已经成熟很多了。是的,虽然他自称not wiser,just older,但older就是older,时日留下的烙印躲也躲不掉。为每一首歌写那么长的注释,每个题目都那么多感触,难道不是wiser的表现?只是再不复《秋千》、《19》、《...
  • 闻衫袖 - [黐孖根]

    2007-03-18

    如果把香水擦在了手腕,我便会忍不住不停地闻衫袖。喜欢的会暗自说,嘿,真好闻。不喜欢的就不停说,哎,我真的不喜欢这味道。

    有一次依嘉在地铁上看见我闻衫袖,郑重告诉我:这是很土的行为。

    可是不这样我闻不到啊。

    正如麦兜那个关于头发分界偏左偏右的问题。由于自己在镜子中看到的自己,与现实中别人看到的左右相反,所以发型师问麦兜:你到底是想给别人看,还是给自己看?

    那么香水是给别人,还是给自己闻的呢?

    也许下次我应该把香水擦在鼻子底下。

    ...
  • 转台 - [过日辰]

    2007-03-13

    昨晚喝酒告别,今晚喝酒认新。走马灯转一转,就换了一个世界。

    早晨醒来脑子里的背景音乐是《离开古城》,“那最后的拥抱,我不敢睁开双眼”,未免伤感。中午转台到《昭君出塞》,“我今独抱琵琶望。。。身在胡边心在汉。。。”,没有力气写稿。下午再转到《cool》,“now i call you by your new last name...and i'll be happy for you,if you can be happy ...
  • 欢度春宵 - [过日辰]

    2007-03-13

    我是联通用户,元宵节错过了南海区委宣传部通过中国移动发出的精彩短信。昨日终于从别人处转发得来,照录如下:

    “五星级南海新春嘉年华”活动3、4日千灯湖精彩呈现,欢迎广大群众参与,欢度春宵,欢乐共享!南海区委宣传部

    麦部说,那天收到这条短信,真是一额汗啊。明明“元宵”怎么变成“春宵”?宁可落款人是我了。

    哈哈。不过作为市民我,却宁愿“欢度春宵”了。正如龙虾所说,&ldquo...
  • kiss me goodbye 2 - [过日辰]

    2007-03-12

    傍晚写稿时间。新认识的同行像送见面礼一样给了我稿子,当然我不敢照搬,还是自己动手写了。但也受宠若惊地吓了一跳。我跟阿伦说,我还很不习惯啊。

    他取笑我:不习惯换了个新男人?

    哎,亲爱的。谁能代替你地位。

    从前我总是开摩托车搭着他经过南海环保局门前那条路,那里有一家“华伦发廊”。又因为我们总是自嘲“雌雄大盗”,自封“令本地媒体闻风丧胆”(其实只是偶尔让本地媒体漏稿),于是我每次见到这个华伦发廊都会...
  • 小虎吃了我一包参茶,回头跟我说:“味道不错。”

    我说,喜欢就多拿几包吧。

    他作羞涩状:哟,你真了解我。

    我说,我不是了解你,是体贴你。

    他换了一种感激的眼神,呆了半晌:你今天一定会得福的。

    ...
  • 让我心不失业 - [过日辰]

    2007-03-05

    某K,泰国人,不太会说中文,为了挽留已经分手的中国女友,写了一首中文歌,给我修改。哈,很好玩,正是我喜欢做的事。于是我连稿也不写了,埋头在那里改起来。

    开始只是看着他那些不知所云的中文字,尽量按原意,改成通顺且押韵的句子。以为可以交差了。结果他不满意,说不合旋律。于是又听着再改。哎,真是艰辛的工作。理解他的意思已很困难,个别句子必须让他翻译成英文我才懂。外国人说中文,举个例,i just need only one for love,变成方块字便成了“只一个为了love&rd...
  • 讲价 - [过日辰]

    2007-02-25

    我不善讲价,总是买贵东西。又其实,我根本就没有什么讲价意识。

    ……

  • to鬈or not to鬈 - [过日辰]

    2007-02-14

    “到底是直好,还是鬈好?”这个问题萦绕心头已经两个礼拜。今日整个下午,在看《门徒》的间隙中,我又不停问欣欣仔。及至去到发廊,洗完头,我还是举棋不定,又和发型师讨论良久。当然,别人从来不能给我答案。

    直么,当然比较不冒险,不过闷。鬈么,刺激是刺激,只是一切后果都要自负,无论是对荷包还是对自己的尊容。

    理性告诉我,应该选择直。因为我鬈过不止一次,大致知道自己并不太适合鬈。

    又其实,两个星期前我就决定了直,走进发廊的时候,我是抱着直的决心的。
  • 新不如旧 - [过日辰]

    2007-02-13

    搬博至今,尚未适应。今日翻看旧博,觉得自己还是从前妙语连珠。其实我也一直奇怪,为什么搬博之后倒不似从前有倾诉的欲望?生活也不及从前有趣了?

    那样欢快的基调,今日竟不再有。简直不能相信彼时我正被海市蜃楼所困,苦苦挣扎。

    就算再苦也是甜,似苦又甜之间,心思格活跃外敏感。于是日子里的趣味也俯拾皆是。说是当局者迷也好,等到跳出迷局,心如止水波澜不惊,却也不再语出惊人。

    一个字:贱。

     

    ...
  • 见世面 - [过日辰]

    2007-02-11

    永远爱看颁奖礼。自己报社的年度新闻颁奖礼也很好看。

    ……

  • 东莞归来 - [过日辰]

    2007-02-11

    出发前,我对每一个人说:我长这么大,都没去过东莞呢。颇期待地想,东莞经济那么发达,应该比佛山漂亮吧。

    ……

  • 猛女饭记 - [过日辰]

    2007-02-11

    尚未上菜,众人先用茶水洗碗筷。

    ……

  • 最多只有24/7 - [过日辰]

    2007-02-07

    (插一首《24/7》,每次听这首歌都想撞墙。只有24/7的干。。。干什么先?)

    这两日在看《国史十六讲》,非常羞愧。

    ……

  • live day - [随身听]

    2007-02-07

    发烧,不想上班,推掉了上午的新闻发布会,昏昏沉沉地,开始看演唱会。

    ……

  • 我啊我 - [心头好]

    2007-02-03

    在某博客上看到wyman写于2004年的一篇文章(那天刚好是我生日,呜呼。)于是我觉得很不幸,被他点名的几种怪人类型,我起码占了第一位和第四位。而在“唔食牛肉”的细分里,我又霸住了“唔食肉”“唔食鱼”两个位。哎,各位,此文最后一个问题难道不是很容易答吗?有我在,你又怎么可能一个上述类型的朋友都没有?之唔系就系我啊我咯~

    ……

  • 命贱 - [过日辰]

    2007-02-03

    忽然不再想。。。忽然泄了气。忽然不再斗志昂扬的原因,归根结底是命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