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天就要飞走 - [过日辰]

    2008-03-18

    在意大利再见了!

    亲亲这台陪伴我6年的老爷机,6年来是你陪我失眠陪我哭笑。亲亲我的书桌和台灯,亲亲我买了又未看完的书。我对你们不够好,对不起。

    昨晚煊叔叫我到他家,给我一封利是,上面写:“谨具菲仪,聊壮行色,小华笑纳。”他说:“我很理性。下次你回来,不知我还在否。”在众多告别仪式上,这是我唯一落泪的一次。

    我不想太伤感。其实我们都还在亚欧大陆上,是不是?

    天涯若比邻。...
  • 迷惘夜车 - [轮流转]

    2008-02-09

    那晚在广州登上开往关口的大巴时,天气颇冷。车开出没多久,窗玻璃便蒙上了一层雾。隔着朦胧的玻璃,我看大巴在广州老城区的老榕树下七拐八拐,拐上高架路,再拐出城外。经过佛山时我还小小激动了一把,尤其是看到“粤丰汽配市场”的大招牌时——N年前它未开张时我曾报道过它,到我不记得它的时候,它忽然就出现在我的旅途上。再后来,便开始下雨。

    我和同行的安妮都是第一次坐这种卧铺大巴。出发前有过小小疑虑,但上车后便觉得一切都新奇好玩。那么多张窄小而整洁...
  • 出嫁 - [过日辰]

    2008-01-06

    1月2日,有两个重要的闺蜜同时出嫁,1月19日,还有一个。1月1日晚在新娘家吃姊妹汤圆时,我说,她是我第一个出嫁的好朋友。引来一阵惊讶:“怎么这么迟?我们都做过好多次姊妹了。”嗬嗬,迟,可是一下子就三个,也感觉身边一下子空了许多。

    人家说,做三次伴娘就会嫁不出。这个月我就会做两次,还希望可以再做一次。不经历不知道,结婚是一件很辛苦的事。花许多钱,许多力气,做一场给世界看的戏。我跟在后面战战兢兢,生怕做错什么环节,但见大家一团热闹,亦未尝不跟着高兴。这样的...
  • 20 - [过日辰]

    2007-12-29

    在广外,觉得校园的生活很好。上课下课,做作业泡图书馆。有极好的图书馆,就在白云山脚。不但英文日文藏书丰富(可惜意大利文藏书很少),中文书也很多。他们舍得进新书、畅销书,并不板着一副学术的脸。只要在学校过夜,晚饭后我都会去图书馆。翻阅一轮画册、摄影集、漫画,再看点小说或人物传记,不知不觉就10点。有一段时间,每晚10点迎着微凉的空气出来,我总会条件反射般想着同一句话:好久没有笑过了。不笑未必代表不快乐,这样平静波澜不惊又不必闲着大脑的日子,未尝不是满足。

    我总是纳闷并后悔着。我想...
  • 核桃 - [过日辰]

    2007-12-28

    那晚看完show因为兴奋过度而失眠。舅妈见我成晚起身去厕所,第二天便买了包核桃给我补肾。

    我把核桃带回广州,分给室友们吃。敏莹吃着吃着,忽然说:“阿明。”

    我大吃一惊:她怎么知道我此时此刻正在想什么?

    她望着核桃,又说了一句:“阿明。”——原来“阿明”是核桃的牌子。

    我一看,可不是,包装袋上赫然“阿明&rd...
  • 狗啊狗 - [心头好]

    2007-12-22

    中午走的时候,点点狗从门缝里溜了出去。此前由于它随地小便,被主人罚关厕所,临行还一再叮嘱我不要放它出来。不过我妇人之仁,一听到那些凄惨的哀鸣,象征性地倒数了十分钟,便把厕所门打开了。我记得我小时候,有一次老师把我的好朋友关在黑房里,她吓得晚上发烧。小狗若被关在冷冰冰的厕所里对着一个马桶一整天,我怕它会疯掉。

    这下好了。我把它放出厕所门,到我要走的时候,它就趁势逃跑了。先跑到楼梯口,试探性地向下张望。上一次我走的时候它也偷走过,一喊就回来了。这次被关了一阵,我一喊,它头也不回地跑...
  • 饮水饱 - [过日辰]

    2007-12-21

    晚上八点半,未吃饭,身无分文。

    穷困潦倒的样板:身在白云区,身上只有四元,手机忘在了番禺已经一个星期,信用卡忘记了密码。钱反正不够回佛山,就先去拿手机吧。76转125,刚好四元。两个多小时,穿越一个广州,算一下还是挺划算。只是转车的时候,想买杯凉茶都只好咽口口水作罢。当汽车终于到达番禺,我一个子儿不剩了,我想,或许我该考虑创办本类似《lonely planet》的书了。人家两位创始人当年穿越欧亚到达澳洲时,身上也只有两毛七嘛。

    未完待续:终于找到人家的办公...
  • 北京几日 - [轮流转]

    2007-12-16

    我觉得我应该记一笔北京,不久之前我在这个城市待了几天。但回想一下,那几天我几乎哪里都没去,除了有半天时间在故宫附近的胡同转了转。其余时间,我不是在考场考试,就是在某咖啡馆待着,或是在小莫家里看《friends》。哦,还有一天晚上我们去唱了K。在北京那几天,很日常,和我平时的生活没太大区别。

    但是这座城市的空气,味道却是鲜明的只此一家。这是一座正亢奋着的城市。即使我哪里都不去,身处其中已觉得莫名兴奋。而事后,又微微感到心惊肉跳。

    这也许与我几乎一直待在东三...
  • 路遇 - [过日辰]

    2007-11-22

    刚才,跟候鸟和汤汤晚饭后,我独自回家。当走到燎原路养生堂时,两个男生拦住了我:“小姐,可不可以给我们几块钱买馒头?我们找老乡找不到,已经一天没吃饭了。”

    这种人我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我下意识地首先护住自己的包,警惕地看着他们。两个男生,20岁上下,大的一个眯着小眼睛,小的一个睁着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我。我想给几块钱也没什么,就把钱包的四块零钱给了他。

    但他们没有要走的意思。大的那个又说:“我们一天没有吃饭了,能不...
  • 在银色月光下 - [过日辰]

    2007-09-26

    在那金色沙滩上 洒着银色的月光
    寻找往事踪影 往事踪影迷茫
    往事踪影迷茫 犹如幻梦一样

    金色沙滩,银色月光,往事迷茫,幻梦一样。咦,好像已经把我要说的话说尽了。

    很奇怪。十年前的旧人,忽然又遇见了。从来未说过话,忽然就在一起玩了。第一次在一起玩,感觉却那么熟悉。甚至可以说是亲切的。那是母校的味道。只要曾经在同一间学校读过书,相信都能嗅出彼此身上的同一种味道。

    很时空错乱。我从来没想过,十年之后会和看似同我大缆扯不埋的人一起玩,也没有意识过,看似大缆扯不埋的人,原来都是同一个模子里出来的。我一再错觉自己是在十年前,那些单纯可爱的旧时光。我于是想起,我已经很久没有跟一中的人一起玩了。我还想起,曾几何时,我和同一个圈子的人,也是很接近的。有点恐怖。这些错觉一再地提醒我,噢从前我是这样子的,噢我已经回不去了。

    又美好又残忍...

  • 貌似是患上了开学前抑郁症。

    候鸟说,要看看别人送什么给你,我再送吧。

    我说,没有别人送的。。。

    她说,啊,你怎么这么失败?

    呃,我从来都这么失败。大哭三声迎接我的26岁生日。

    还是要许愿的。希望半年后与charlene同学团聚,她将于明天,就是我生日当天飞走。抱抱,我在我生日当天保佑你,明年会与我团聚的,嗯嗯。

    希望未来半年我会是一个勤奋上进的好学生。希望未来半年我在勤力读书的同时还能勤力挣点伙食费。希望半年后还抽得出时间去一趟老挝。希望到时还有余钱买台手提电脑。

    哎,我的生日愿望很切实际吧。我不贪心的,所以老天爷保佑我都实现了吧。

    ...
  • 个么试试看组六级试题。么啥难度额。

    http://www.jobdao.com/protest/vtest001_10.htm
  • 从前最怕洗碗,觉得一顿饭吃完,总有弄不完的锅碗瓢盆。

    而刚才,我一边吃饭,一边环顾满满一桌子饭菜,一边抬头看钟,一边心里暗自沮丧:看样子,洗完碗电视都未开场。

    呃。。。
  • 相濡以沫 - [过日辰]

    2007-08-29

    煊叔:我最近很苦闷。

    我:怎么了?

    煊(愤愤):我编的地名志要出版了,方志办说这是一套丛书,封面统一体例,书名只能用魏碑体写。而且那不是真正的魏碑体,只是电脑合成的魏碑体!

    我(失笑):那没什么关系吧。谁会注意一本书的书名用的什么字体。

    煊(几乎拍案):哎,跟你真是没有共同语言。枉你还想去读艺术。难道你不知道装帧也是一门艺术?你懂不懂书法的呀?

    我(摇头):不懂啊。

    煊(继续愤愤):哼!你说有什么必要那么死板地一刀切呢?在大处统一体例就够了,在细节上总该容许各本书有自己的变化和特色啊。

    我(给他斟茶):哎,枉你活了80多年,这点小事都值得动气么?不过就是几个字而已。人家方志办管着几十本志呢,你要改字体,他要改底色的...
  • 许一个愿 - [过日辰]

    2007-08-23

    其实近日也并非如我抱怨的那么灰。比如说,有一个圆,我看着别人画了20年(严格来说我有幸旁观的只有10年,但10年,也很长了啊,很沧海桑田了啊,很很很。。。很海枯石烂了啦),本来以为已经画得离天九丈远,但近日,居然奇迹般地接近合拢了。

    近乎梦幻。非常梦幻。梦幻得,每当想起,我都感动得想哭。

    嗯嗯,我活了这么些年,亲眼看过不少童话破灭。可是我心底依然有一个微弱的小声音,相信是会有王子公主的,是会有幸福快乐的,是会有happy ending的。上帝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坏,上帝偶尔也不搞破坏,反而会给我们制造一点点美丽,一点点惊喜,让我们在绝望中生出一点点信心。是的我依然相信,世界上还是会有奇迹的。

    嗯嗯,请容许我在此许一个愿。神啊,请呵护这一点点千金难买的美好。

    ...
  • I walk along the street of sorrow
    The boulevard of broken dreams
    Where gigolo and gigalette
    Can take a kiss without regret
    So they forget their broken dreams
    You laugh tonight and cry tomorrow
    When you behold your shattered schemes
    And gigolo and gigalette
    Wake up to find their eyes are wet
    With tears that tell of broken dreams
    Here is where you'll always find me
    Always walking up and down
    But I left my soul behind me
    In an old cathedral town
    The joy that you find here you borrow
    You cannot keep it long it seems
    But gigolo and gigalette
    Still sing a song and dance along
    Boulevard of broken dreams

     

  • 我是百分百测试迷。这次来个左右测试。从枕头的博客上转来的。这个测试颇有趣,大家可以检测一下自己的立场。

    我的结果:

    政治立场坐标(左翼<->右翼)0.9,经济立场坐标(左翼<->右翼)-0.05,文化立场坐标(保守<->自由)0.1

    虽然我经常唱“从那天起我恋上我左手,从那天起我讨厌我右手~”,但测试结果表明,我的政治立场是相当的右。再来一次反右...
  • 悼念 - [过日辰]

    2007-08-17

    一位前天离去的老人。

    不会忘记。虽然我知道我有很多还不了的债。
  • 午饭后闲聊。我说,游泳池水质太差,我想找个有海的地方住,得闲就去海里游水。然后和爸爸算了一通,国内海边城市的海太脏,香港生活成本太高,泰国语言又不通,当真让人泄气。我发烂渣道,这里就是岭南水乡,如果汾江河不是变成了臭水沟,我们要游水何必跑到千里之外。然后又陷入我对史前(就是中国当代史前)的追忆:从前我们住的这片地方就遍布河涌,从东二到雷岗都要撑艇仔,多么浪漫啊~

    爸爸成个弹起:呸!我才不撑艇仔呢,撑到死下死下都去不了多远!从前我在番禺下乡的时候,就生活在成日要撑艇仔的水乡啦。几辛苦啊。

    我:那时空气多好,水多好啊。如果叠教以前的祠堂未拆,那里的小桥流水比周庄同里都靓呢。如果现在还是从前那样子,我们又何必大老远跑到外省去寻找美景,我们这里就到处都是桑基鱼塘,最好的农田……

    爸爸;耕田几辛苦你知唔知!半夜起床插秧,好不容易收...
  • 冇眼睇 - [黐孖根]

    2007-08-12

    前几日我回忆了一下小时候的理想,不过大家好像都只看到了我小时候的幼稚,没有看到我后面的感叹。我写那篇文章的起因其实是看了《南风窗》关于南水北调现状的报道,觉得无限荒唐无限痛心但是毫无办法。

    而当荒唐的事情发生到自家门口,我也是毫无办法。佛山人敝帚自珍的一点点老记忆毫不值钱。政府官员不是佛山人,开发商更加不是,他们对佛山没有感情,怎么拆都无所谓。不会有人尊重一下这座城市的过去,最多动一下脑筋怎样借这点过去卖钱。中国人一向是最贱的,有钱么,什么都可以卖,拆几座老房子,有什么关系呢。北京多少胡同都拆掉了,佛山这点小巷子算什么。

    而我们自己,就算觉得这些有多重要,也是没有发言权的。我们不过是交税机器,每个月交钱给人吃鲍鱼喝XO,吃饱后就来鼓捣我们的母亲河,就来拆我们的房子。

    基本上我是绝望了。当我们指责这个时代太疯狂,只消想想文革,就知道中国人从来都没有理智过。中国的事情么,眼...
  • 拆屋啦 - [黐孖根]

    2007-08-11

    “文华里和禄丰新巷都要拆啦。”一天,爸爸一进门就宣布有大件事发生。

    “哦?不是说文物保护区不拆的么?”是啊,我明明记得我三月份还写过这样的新闻。当时政府说,这片不大的区域内有2处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1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9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因此万万不能拆。因为是我写的,我爸还特别放心地告诉家里的叔伯兄弟。80多岁的三伯公因此还舒了口气:好在不拆,要拆的话,我们太公留下来的那点房产,又要争崩头了。

    可是呢,政府说的话,信一成都死啦。才过了多久,口风又变了。消息确凿程度至于:我那原来在新广场工作,后因新广场拆迁而被调到游泳中心工作的二叔,据说又要调到即将成立的旧城区拆迁小组了。

    大概三四个月前,就在某次会议上听某副区长喜形于色地透露,搞上海新天地的那个公司,要来搞我们的东华里开发啦。又在几天前,这个事...
  • 不知你有没有过这样的体会,当吃得太饱,唱歌就会不太提得上气。究其原因,是食物占据了肚子的部分空间,当你想“气沉丹田”,不好意思,顶住了。

    前几日我独自去唱K的时候,发现这个问题相当严重。不过,原因并非我吃得太饱。这次顶住肚子的,是自己的肚子。不必低头看,都知道是,仲有最靓嘅猪腩肉。

    人的肚皮拉力毕竟有限,当它本身已经很胀,就难以用大量气体把它鼓得更胀。这个发现颇让人沮丧。肥到连歌都唱唔到。。。

    而这个世界上,还有更惊世骇俗的肚腩。上次我同妹妹去玩跳楼机,我吓得心都跳出来了,而她面不改色,认为还不如海盗船刺激。

    “难道你不觉得坠下的时候整个人都飞起来了吗?”我心有余悸。

    “没有哦,我坐得很稳,因为我个肚腩顶住了。”我妹妹说。

     
  • 首先,补祝我没有陪她吃蛋糕的龙虾生日快乐。

    然后,补祝与龙虾同一天生日的joyce生日快乐。

    还有,祝生日在过去的七月的嘉琪,以及生日即将到来的karen和小颖,生日快乐。

    总之,各位近期生日的狮子们,生日快乐!
  • 离一下题,不播《今夜星光灿烂》,播《情流夜中环》。只有在中环的高楼下走过,才更真切体会到歌词意思。真好的歌词。

    ……

  • 八年前我们去海洋公园,正遇上八号风球,所有机动游戏停止运作,我好像连过山车的影子都没有见到。印象中的海洋公园,就只有一个庞大的水族馆。

    八年之后重游,发现印象中的庞大水族馆,并不是真的那么庞大。而八年前我错过的,不仅是机动游戏,还有上山缆车那一段美丽的海景。

    ……

  • “你对中环没有多少情结吗?”站在中环的天桥上,看着西装革履的人们匆匆来去,我问。

    “没有。”我妹妹说。

    “难道你就不想穿得很职业,在高楼大厦上班?”

    “不想。”

    嗯,其实我也不想,不过我说,“我对中环还是有情结的。”说时耳边立刻便响起那首叫《情流夜中环》的歌。“仿似一个空罐子那么落寞,仿似一串荒冷的流逝烟花……”

    其实什么叫做情结呢?比如说,对着同一座建筑物,从不同的角度不停地拍照?

    ……

  • 旧梦另一则 - [黐孖根]

    2007-07-17

    翻信还翻出另一则旧梦。这个诡异的梦我还记得,也记得当时的胆战心惊。因为醒后越想越觉得是那么回事,我还特地把它写在日记里。今日再看,还是觉得很弗洛伊德。如果不是真的见鬼,也起码说明我潜意识里的阴影。是计划生育政策给我们这些孤独小孩留下的阴影。

    2003.12.14

    凌晨从睡梦中哭醒,心一直痛到天亮。天亮的时候,电光火石间我忽然明白了所有。

    梦中我在姑妈家,见到阿公,兴高采烈地同我讲电视剧,笑得像一朵花。我很开心,同他讲了好多好多话,然后,回到自己房。一个陌生小女孩走进来,大约八九岁,面尖尖,眼大大。她与我妈妈相处甚洽,偏对我冷言冷语。我气不过,同她吵起来。争执间我冷笑一声道:“不知是谁生的,怎么跑到我家来了?!”她立刻泪流满面,爬下床冲到我面前,像小母狮一样咆哮:“不准侮辱我妈咪!”我自知失言,慌忙道歉...
  • 旧梦一则 - [黐孖根]

    2007-07-15

    如果不是昨晚找笔记本找出一堆写了又没寄的旧信(大概是自己都觉得太花痴不好意思寄),我已经忘了我曾经做过这样的一个梦。笑足一晚。

    其实是一个绝望的梦。充分说明爱上gay佬的女人如何慌不择路。亦充分说明了,我的最爱果然是他,已经到了丧失理智,丧尽天良的地步(为满足一己幻想,不仅不惜毁明哥清誉,还连累了一班无辜的女生被咸猪手)。最惨的是,机关算尽,也是得一个吉。

    讲开发梦,我就真系梦见过明哥中意女人。话说他来我们学校做老师,盛传他对好多女生咸猪手,于是我就想方设法接近他,希望他会对我感兴趣。不过犯贱通常都没有好结果,在梦中我最后都未能成功挨埋佢身,好似连真人都没有见到……

    写于2003年12月,收信人是小颖。

     

    ...
  • 交待 - [过日辰]

    2007-07-12

    最近不勤力换blog,因为:

    1,不是很得闲。

    2,不是很有mood。

    3,最关键的原因是,网线被切,只能趁爸爸不在,用他的电脑上网。时间有限,最多够我查查资料。不够写blog。

    补记近日大事:

    1,辞职。手续尚在办理中。不断面对众多记者“为什么辞职?辞职去哪里?”的提问,每每觉得难以回答。有点明白为什么没料的人怕记者。散伙饭感谢大家赏面来了一批又一批,尤其感谢在痛苦的买单关头,最有义气的首富龙虾同学挺身而出,还有另一首富查理同学,慷慨包了下半场卡拉ok。在此深情谢过。舍不得你们,各位亲爱的。。。

    2,去了一趟香港。看了传说中的《一期一会》,见了即将远行的依嘉。我爱香港,月底还将遵守我的诺言,请我妹妹去。去八年未去过的海洋公园,玩八年前没玩上的过山车。我也爱依嘉,希望半年之后我们会在他方重...
  • 鬼佬的思维,实在难以捉摸。

    同鬼佬讲英文,一涉及时间便总是开口及着利。英文里不过只有简单过去现在未来,到了我嘴边也经常时空错乱,那么如果再复杂一点呢?我真的佩服至死,他们发明语言文字的那个人,是如何搞得清那些单数复数阴性阳性直陈式现在时近过去时第一二三人称的?

    在单词表看到一个单词,跑到课文里已经变得阿妈都不认得,第一行换一套衫,第二行又换另一套衫。仿佛阅读课文是一个捉迷藏游戏,每读一行都是“哈,你估我认唔到你?”

    不过很多时候,确实就是认唔到,只好死死地气揭单词表。

    噢上帝,那么,学一个新单词,到底要背熟它有几套衫啊?个个单词都会化妆换衫,仿佛他们人人心目中都有一个清晰的时间空间阴阳坐标,仿佛他们的大脑都有超多的抽屉,来为每一个单词存放他们在不同场合穿着的衣装。

    难怪鬼佬中意开party。难怪意大利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