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定期发作 - [心头好]

    2008-09-11

    在梦里欲哭无泪,挣扎一夜醒来想起,明天就是9.12。
  • 狗啊狗 - [心头好]

    2007-12-22

    中午走的时候,点点狗从门缝里溜了出去。此前由于它随地小便,被主人罚关厕所,临行还一再叮嘱我不要放它出来。不过我妇人之仁,一听到那些凄惨的哀鸣,象征性地倒数了十分钟,便把厕所门打开了。我记得我小时候,有一次老师把我的好朋友关在黑房里,她吓得晚上发烧。小狗若被关在冷冰冰的厕所里对着一个马桶一整天,我怕它会疯掉。

    这下好了。我把它放出厕所门,到我要走的时候,它就趁势逃跑了。先跑到楼梯口,试探性地向下张望。上一次我走的时候它也偷走过,一喊就回来了。这次被关了一阵,我一喊,它头也不回地跑...
  • 晚上快十一点半,我在办公室里说,今天怎么像星期四呢?

    龙虾在房间的另一角附和:我也觉得今天像星期四~

    让我想想我今天做了什么。下雨的上午,学弹《大约在冬季》。我厌倦了弹这些书上的歌,准备带上我从网上搜到的林一峰去让老师教我。不过又其实,我看那些谱似乎都很简单。——呃,我永远都是眼高手低的代言人,在弹什么都磕磕碰碰的时候,就已经目空一切。

    下雨的中午,坐公交车到石湾去,吃一顿皮笑肉不笑的午宴。深深厌恶我的新线。或曰自己目前的状态。懒惰散漫,心不在焉,心存侥幸,没有出息。非常十分怀念南海时期。雨后的午后,在建新路下公交车,穿过小巷,走回报社。在电梯口发现阿伦的短信:你做咩在建新路头愕愕?我便抓住他哭诉:好想你啊~然后遭到白眼:妖,发神经。

    下午写一条破稿,力不从心,最后遭编辑抛弃。晚上写另一条破稿,貌似又被编辑抛弃。...
  • 谁抄谁呢? - [心头好]

    2007-04-25

    抑或是心有灵犀? 

    那年那天你在球場上揮過幾滴汗,陽光把草地上的水份蒸發,雪飄過半個地球的海洋化成雨落在水塘裡,我喝下水,水變成我的一部份;你的汗變成我的眼淚,你的手變成我的心。

    ——林一峰《没有寄出的情书(一)》,2003《音乐·旅·情》

    水蒸发成云 云抛弃的雨也许来自你的汗
    手经过脸庞 旁人给你的吻也许留在我掌心
    ——林夕《守望麦田》,1999王菲《只爱陌生人》

    ...
  • 帝女花 - [心头好]

    2007-04-22

    和双银小妹妹说起《帝女花》,她马上扯起瘾要找乐谱来弹,于是我也扯起瘾要找出来听。

    我不是什么粤剧迷,会唱的几首粤曲不过就是《香夭》《凤阁恩仇未了情》《山伯临终》《禅院钟声》《昭君出塞》等等街知巷闻人人都会唱的。(啊,还有《分飞燕》《荔枝颂》,咦,数下数下也比我想象中多。)那次枕头生日会,我和她来了两段《香夭》和《凤阁恩仇未了情》,她仿佛很欣慰:终于有人陪我唱粤曲啦。呵呵,可惜我会的也就这么点。

    我时常向人推荐《帝女花》,真正会唱的不过也就是《香夭》。足本的仅仅在江南大戏院看过一次,曾慧梁耀安的。当时仿佛是刚刚大学毕业回到广州,跟大学时代的男朋友仔去看,是全场仅有的两个小朋友。去江南大戏院有专车接送,车上全部是头发花白的老公公老婆婆。一路上他们就兴高采烈地讨论哪个演员哪个演员的八卦,又讨论剧中某个细节梁耀安出了错,但是他不会执生,兜不住。我们两个什么都不懂的小朋...
  • “把我这愚人,立地成坚强的泡沫。。。”对不起我有点想笑。成不了佛,做个坚强的泡沫,算不算看得更破?“如露如电亦如花。”梦幻泡影也起码如花般开过,我喜欢这一句胜过金刚经原文。

    “我顿悟了空,把你走后的空位,留给众生。”“以你的告别,化作偈语普度。”呃,有时候我更希望在他的歌词中可以少见一些...
  • joyce同学有一只神奇的“坏女孩”杯子。2005年9月12日,joyce在加拿大多伦多某商场把她带回家,2007年4月1日,她在美国西雅图家中亲手把她打碎。

    其实只是巧合。joyce说,她有幸同哥哥同一天死祭。却不知道,9月12日,正是哥哥的生日。

    如果要再牵强附会,我还可以说,《坏女孩》是哥哥亲爱的阿梅的经典名曲。

    我简直愿意相信这是一只通灵的杯子。择日而死,何尝不让人感动。

    ...
  • 今年今日 - [心头好]

    2007-04-01

    我记得04年4月1日。佛山街头雨纷纷,我撑着伞走在佛平路。

    我记得06年4月1日。我静静写完稿,独自去做瑜珈。

    不记得05年4月1日。也许是真的不想记起。

    然后就到了今年今日。我终于有勇气,揭开看一眼自己的创疤。从前只敢默默避开别人愚人节的玩笑。而今年终于敢提起,这于我是一个伤心的日子。终于敢名正言顺,来一番小小的纪念。傍晚6点41分,我们两个人,在唱了一个下午你的歌之后,垂下眼睛熄了灯,默默听了一首你的歌。晚上回到家,还看了一点电视纪念节目的尾巴。

    电视节目了无新意,但银幕上你由年轻转老,当转到2000年的长发长裙,我终于哭了。噢,四年来我第一次敢于在这个日子哭。这可算是小小进步吗?自某一日我收起所有眼泪,我便不再愿意想起你。不再愿意想起四年前那个被凶铃惊醒的午夜以及之后的连串恶梦。不再愿意想起那些戴口罩穿黑衣流眼泪的人。不再听你的歌...
  • 4年 - [心头好]

    2007-04-01

    四年之后,重新听到这首歌。已经有四年,我不敢想起。

    这些年来,奔向未来,总有伴我的最爱。。。

     

  • 我啊我 - [心头好]

    2007-02-03

    在某博客上看到wyman写于2004年的一篇文章(那天刚好是我生日,呜呼。)于是我觉得很不幸,被他点名的几种怪人类型,我起码占了第一位和第四位。而在“唔食牛肉”的细分里,我又霸住了“唔食肉”“唔食鱼”两个位。哎,各位,此文最后一个问题难道不是很容易答吗?有我在,你又怎么可能一个上述类型的朋友都没有?之唔系就系我啊我咯~

    ……

  • 我惊~~~ - [心头好]

    2007-02-01

    夜晚9点,家里灯光大亮,音箱放着清新的音乐,msn上有人陪我聊天,但我还是坐在电脑前瑟瑟发抖。

    呜呜呜,好惊啊~~~~~

    离《鬼吹灯》第三部《云南虫谷》完结还有15章,正是黎明前的黑暗。谜底正在揭开,情节越来越紧张,气氛越来越诡异,我不得不停下来喘一口气。候鸟却提醒我:后面更恐怖,顶住。

    ……

  • 今年居然很有耐性地看了三个颁奖礼。已经好几年不看颁奖礼啦。三个看下来,越看越觉闷。

    ……

  • 洗眼 - [心头好]

    2006-12-24

    我对爸爸说,我昨晚看了黄金甲,今晚要看伤城洗一下眼。

    确实很有洗眼的效果。

    好在世界上还有金城武(忽然发现他的名字也很黄金甲,又好在人不如名)。。。

  • 几张照片 - [心头好]

    2006-12-19

  • 黄金甲 - [心头好]

    2006-12-18

    我:今晚去看电影咯。T发起的。

    茜:看什么?黄金甲?小云说应该叫满城尽戴36D。看完《墨攻》之后我已经对国产大片全无兴趣,不如去看卡通片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