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威尼斯第一日 - [轮流转]

    2009-09-25

  • 火车 - [轮流转]

    2009-09-22

    那日我为了省一点钱,一大早带着几乎90后Enzo同学上了去米兰的车,并一路叮嘱:我们有25分钟在米兰中心火车站转车,然后在米兰lambrate火车站有16分钟转车去威尼斯。生怕他听漏了,就会错过换车的宝贵时间。而后来的事实证明,他当初那句“何不搭eurostar”是有先见之明的。我把时间计算得多么精确并不重要,关键是,这里是意大利。火车开出就晚了4分钟,走到一半晚了10分钟,后来干脆像蜗牛一样爬了,最后晚了50分钟才到米兰。去威尼斯的便宜车早开走了,我还是死死地气买了euro...
  • 杏花 - [轮流转]

    2009-03-29

  • 神庙谷 - [轮流转]

    2009-03-29

  • 巴洛克 - [轮流转]

    2009-03-28

  • 小渔港 - [轮流转]

    2009-02-23

    2

  • 迷惘夜车 - [轮流转]

    2008-02-09

    那晚在广州登上开往关口的大巴时,天气颇冷。车开出没多久,窗玻璃便蒙上了一层雾。隔着朦胧的玻璃,我看大巴在广州老城区的老榕树下七拐八拐,拐上高架路,再拐出城外。经过佛山时我还小小激动了一把,尤其是看到“粤丰汽配市场”的大招牌时——N年前它未开张时我曾报道过它,到我不记得它的时候,它忽然就出现在我的旅途上。再后来,便开始下雨。

    我和同行的安妮都是第一次坐这种卧铺大巴。出发前有过小小疑虑,但上车后便觉得一切都新奇好玩。那么多张窄小而整洁...
  • 北京几日 - [轮流转]

    2007-12-16

    我觉得我应该记一笔北京,不久之前我在这个城市待了几天。但回想一下,那几天我几乎哪里都没去,除了有半天时间在故宫附近的胡同转了转。其余时间,我不是在考场考试,就是在某咖啡馆待着,或是在小莫家里看《friends》。哦,还有一天晚上我们去唱了K。在北京那几天,很日常,和我平时的生活没太大区别。

    但是这座城市的空气,味道却是鲜明的只此一家。这是一座正亢奋着的城市。即使我哪里都不去,身处其中已觉得莫名兴奋。而事后,又微微感到心惊肉跳。

    这也许与我几乎一直待在东三...
  • 离一下题,不播《今夜星光灿烂》,播《情流夜中环》。只有在中环的高楼下走过,才更真切体会到歌词意思。真好的歌词。

    ……

  • 八年前我们去海洋公园,正遇上八号风球,所有机动游戏停止运作,我好像连过山车的影子都没有见到。印象中的海洋公园,就只有一个庞大的水族馆。

    八年之后重游,发现印象中的庞大水族馆,并不是真的那么庞大。而八年前我错过的,不仅是机动游戏,还有上山缆车那一段美丽的海景。

    ……

  • “你对中环没有多少情结吗?”站在中环的天桥上,看着西装革履的人们匆匆来去,我问。

    “没有。”我妹妹说。

    “难道你就不想穿得很职业,在高楼大厦上班?”

    “不想。”

    嗯,其实我也不想,不过我说,“我对中环还是有情结的。”说时耳边立刻便响起那首叫《情流夜中环》的歌。“仿似一个空罐子那么落寞,仿似一串荒冷的流逝烟花……”

    其实什么叫做情结呢?比如说,对着同一座建筑物,从不同的角度不停地拍照?

    ……

  • 今日想起的只是这么一句话,但直到今日想起也还是不禁心头一暖。来自总是笑嘻嘻的jared。

    他总是说我mean,指责我笑他stupid。那日我一边听他说话,一边用刀叉吃奄列,一不留神,蛋和面包都掉到裙子上,然后跌落地。他狂笑,帮我的蛋配上跌落地的声响,再狂笑。哼,我一边擦裙子一边说,不要笑我,我也很stupid的!他听了很高兴:so you can be my friend!仿佛终于在异国他乡找到了同类。

    呵呵,其实也不错哦,stupid vs stupid。于是我也高兴起来,仿佛也在异国他乡找到了同类。

    ...
  • 那几日在吴哥的重重门、重重廊里绕圈圈,我总觉得可以写一首歌,拍一段mv,关于一个捉迷藏的游戏。类似“我在吴哥窟里寻找你”,之类。

    比如塔布茏,比如圣剑寺,都是捉迷藏的好地方。或者,拐过那段树根,我便看到了你。又或者,远远地我就看到了你的影子,但必须穿过长长的走廊,跨过一道又一道的门,方能捉住你。更甚至,我站在吴哥窟的天庭,一眼就瞄到了你在广场的人群里。

    以上纯属yy。因为我一直很希望能够在吴哥窟重遇某人,而通常如果抱了希望,便必定会失望。

    旅途中遇到谁,遇不到谁,都是无可奈何的事。吴哥窟再大,不过是一个景区,那么些个景点。一般人都买三日票,即是说,时间、人物、地点,都是相对固定的。但谁与谁会相遇,排列组合则有无限多个。早一步或迟一步,都是擦肩而过。

    在景区三日,连续三日我都碰到了jared、amy和mathew,...
  • 在吴哥遗址,每一次我举起照相机,心里便不自觉地默念一遍: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

    (又,这句“良辰美景奈何天”,响在我耳边的永远是红楼梦剧中众人行酒令,鸳鸯揭道,左边一个天,黛玉便侧着脑袋天真清脆地蹦出一句“良辰美景奈何天”。我看这出电视比我听到《皂罗袍》要早上好多年,黛玉的声音因此先入为主。回来后一上网得到的第一个消息却是黛玉已逝。sigh。。。确实是奈何天。)

    到处都是断井颓垣,断井颓垣。吴哥其实已经很幸运,比起其他古文明,他们的工匠采用了耐久的石材来建造这一座城池,得以在雨林中屹立多年。不过终究是奈天不何,有的勉强支撑的已经歪歪扭扭,有的撑不住,便先倒下了。大块大块雕刻着精美画像的乱石堆满地面无人问津,这里是一排没有头的合掌神仙,那里是谁谁的半张脸。peter说他举起过其...
  • 在暹粒的第三日,我一早下楼吃早餐,见jared已经坐在楼下。他走过来递给我一张卡片,上面是一间房子的广告。噢,这就是他跟我们说了多次的,他自己盖的,后来又卖了的房子。

    jared是个画家,不过他现在的职业却是盖房子。卡片上的这一间,就是他的处女作,也是目前他唯一的作品。据说花了他2年时间完成,转手一卖赚了几十万(人民币),这次旅游回去后,他将开始做他的第二所房子。而在盖房子之前,他则是一个大学老师。因为曾经在中国江苏淮安当过半年英语和艺术教师,他很热衷跟我说他想念的中国。据说淮安那间信息技术学校开头只是请他教英语,他硬是逼人专门为他开了一门艺术课。后来他回到美国,开始盖他的房子。

    根据jared的说法,在美国,自己盖房子给自己住是没问题的,当然把房子卖掉也是你的自由。但如果在卖掉房子的两年之内,你又再申请建房卖房,那就有投资的嫌疑,不能获准了。他抱怨说美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