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个么试试看组六级试题。么啥难度额。

    http://www.jobdao.com/protest/vtest001_10.htm
  • 从前最怕洗碗,觉得一顿饭吃完,总有弄不完的锅碗瓢盆。

    而刚才,我一边吃饭,一边环顾满满一桌子饭菜,一边抬头看钟,一边心里暗自沮丧:看样子,洗完碗电视都未开场。

    呃。。。
  • 相濡以沫 - [过日辰]

    2007-08-29

    煊叔:我最近很苦闷。

    我:怎么了?

    煊(愤愤):我编的地名志要出版了,方志办说这是一套丛书,封面统一体例,书名只能用魏碑体写。而且那不是真正的魏碑体,只是电脑合成的魏碑体!

    我(失笑):那没什么关系吧。谁会注意一本书的书名用的什么字体。

    煊(几乎拍案):哎,跟你真是没有共同语言。枉你还想去读艺术。难道你不知道装帧也是一门艺术?你懂不懂书法的呀?

    我(摇头):不懂啊。

    煊(继续愤愤):哼!你说有什么必要那么死板地一刀切呢?在大处统一体例就够了,在细节上总该容许各本书有自己的变化和特色啊。

    我(给他斟茶):哎,枉你活了80多年,这点小事都值得动气么?不过就是几个字而已。人家方志办管着几十本志呢,你要改字体,他要改底色的...
  • 许一个愿 - [过日辰]

    2007-08-23

    其实近日也并非如我抱怨的那么灰。比如说,有一个圆,我看着别人画了20年(严格来说我有幸旁观的只有10年,但10年,也很长了啊,很沧海桑田了啊,很很很。。。很海枯石烂了啦),本来以为已经画得离天九丈远,但近日,居然奇迹般地接近合拢了。

    近乎梦幻。非常梦幻。梦幻得,每当想起,我都感动得想哭。

    嗯嗯,我活了这么些年,亲眼看过不少童话破灭。可是我心底依然有一个微弱的小声音,相信是会有王子公主的,是会有幸福快乐的,是会有happy ending的。上帝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坏,上帝偶尔也不搞破坏,反而会给我们制造一点点美丽,一点点惊喜,让我们在绝望中生出一点点信心。是的我依然相信,世界上还是会有奇迹的。

    嗯嗯,请容许我在此许一个愿。神啊,请呵护这一点点千金难买的美好。

    ...
  • 我是百分百测试迷。这次来个左右测试。从枕头的博客上转来的。这个测试颇有趣,大家可以检测一下自己的立场。

    我的结果:

    政治立场坐标(左翼<->右翼)0.9,经济立场坐标(左翼<->右翼)-0.05,文化立场坐标(保守<->自由)0.1

    虽然我经常唱“从那天起我恋上我左手,从那天起我讨厌我右手~”,但测试结果表明,我的政治立场是相当的右。再来一次反右...
  • 悼念 - [过日辰]

    2007-08-17

    一位前天离去的老人。

    不会忘记。虽然我知道我有很多还不了的债。
  • 不知你有没有过这样的体会,当吃得太饱,唱歌就会不太提得上气。究其原因,是食物占据了肚子的部分空间,当你想“气沉丹田”,不好意思,顶住了。

    前几日我独自去唱K的时候,发现这个问题相当严重。不过,原因并非我吃得太饱。这次顶住肚子的,是自己的肚子。不必低头看,都知道是,仲有最靓嘅猪腩肉。

    人的肚皮拉力毕竟有限,当它本身已经很胀,就难以用大量气体把它鼓得更胀。这个发现颇让人沮丧。肥到连歌都唱唔到。。。

    而这个世界上,还有更惊世骇俗的肚腩。上次我同妹妹去玩跳楼机,我吓得心都跳出来了,而她面不改色,认为还不如海盗船刺激。

    “难道你不觉得坠下的时候整个人都飞起来了吗?”我心有余悸。

    “没有哦,我坐得很稳,因为我个肚腩顶住了。”我妹妹说。

     
  • 首先,补祝我没有陪她吃蛋糕的龙虾生日快乐。

    然后,补祝与龙虾同一天生日的joyce生日快乐。

    还有,祝生日在过去的七月的嘉琪,以及生日即将到来的karen和小颖,生日快乐。

    总之,各位近期生日的狮子们,生日快乐!
  • 交待 - [过日辰]

    2007-07-12

    最近不勤力换blog,因为:

    1,不是很得闲。

    2,不是很有mood。

    3,最关键的原因是,网线被切,只能趁爸爸不在,用他的电脑上网。时间有限,最多够我查查资料。不够写blog。

    补记近日大事:

    1,辞职。手续尚在办理中。不断面对众多记者“为什么辞职?辞职去哪里?”的提问,每每觉得难以回答。有点明白为什么没料的人怕记者。散伙饭感谢大家赏面来了一批又一批,尤其感谢在痛苦的买单关头,最有义气的首富龙虾同学挺身而出,还有另一首富查理同学,慷慨包了下半场卡拉ok。在此深情谢过。舍不得你们,各位亲爱的。。。

    2,去了一趟香港。看了传说中的《一期一会》,见了即将远行的依嘉。我爱香港,月底还将遵守我的诺言,请我妹妹去。去八年未去过的海洋公园,玩八年前没玩上的过山车。我也爱依嘉,希望半年之后我们会在他方重...
  • 鬼佬的思维,实在难以捉摸。

    同鬼佬讲英文,一涉及时间便总是开口及着利。英文里不过只有简单过去现在未来,到了我嘴边也经常时空错乱,那么如果再复杂一点呢?我真的佩服至死,他们发明语言文字的那个人,是如何搞得清那些单数复数阴性阳性直陈式现在时近过去时第一二三人称的?

    在单词表看到一个单词,跑到课文里已经变得阿妈都不认得,第一行换一套衫,第二行又换另一套衫。仿佛阅读课文是一个捉迷藏游戏,每读一行都是“哈,你估我认唔到你?”

    不过很多时候,确实就是认唔到,只好死死地气揭单词表。

    噢上帝,那么,学一个新单词,到底要背熟它有几套衫啊?个个单词都会化妆换衫,仿佛他们人人心目中都有一个清晰的时间空间阴阳坐标,仿佛他们的大脑都有超多的抽屉,来为每一个单词存放他们在不同场合穿着的衣装。

    难怪鬼佬中意开party。难怪意大利是...
  • 社会主义 - [过日辰]

    2007-06-25

    一天晚上,我和爸爸在外面散步。我向他描述yy中的辞职后生活:早上做运动,然后买菜做饭,下午看碟弹吉他。一点都不会闷。

    爸爸听了,面露向往的神色:那就社会主义啦。

    嗯,社会主义好啊社会主义好。

    p.s.我是真的动了学做饭的心,要做一个会做中国菜的真正中国人。

     

    ...
  • 劲爆开心夜 - [过日辰]

    2007-06-16

    昨晚,廖同学告诉我,今天要搭18个小时的飞机,从美国飞回北京。今晚,当我看到廖同学上线,第一个念头是:他已经回到中国了?于是。。。

    阿钝 说:
    你不是已经打完飞机了吧?
    阿钝 说:
    oh no
    Tim 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阿钝 说:
    我想说搭飞机
    阿钝 说:
    哈哈哈哈哈(注:多么尴尬的、中气不足的笑声。。。)
    Tim 说:
    临走前最劲爆的笑话
    阿钝 说:
    是啊,今天最劲爆的笑话
    Tim 说:
    是啊 我还有一个多小时就走了
    Tim 说:
    在最后收拾
    Tim 说:
    不行 你一定要将这个笑话写上博客 太经典了
    阿钝 说:
    呃。都怪我的慢电脑

    阿钝 说:...
  • 大日子 - [过日辰]

    2007-06-16

    明哥生日快乐。
  • 自彼次遇见你 - [过日辰]

    2007-06-02

    我们老了一个double。

    赶在这天的最后时分,上来敲四个字:

    生日快乐。
  • 吉他断线 - [过日辰]

    2007-05-30

    若爱太苦要落糖,吉他断线亦无恙。每次听到这句,我都要想,吉他断线是怎样的呢?

    今天一边看电影,一边重拾《爱的罗曼史》。已经太久不弹,吉他走音走得很厉害了。虽然不会调音,但实在不能忍受,只好自己动手去拧那些螺丝。结果,一边看电影,一边拧,忽然,就嘣一声断线了。吓了我一大跳。

    原来吉他断线,是好惊的。当然,也有一点失落。人家是永远有一个吻未尝,我是永远的食嘢唔做嘢,做嘢打烂嘢。

    ...
  • 嗯,这是我刚才吃了一顿很饱很饱的饭觉得很难受之后冒出来的念头。似乎自己不太可能饿死,但很可能饱死。

    这不是“何不食肉糜”哦。因为我很笨,或者我的身体里本来就缺少“很饱了,不要再吃了”的警示装置。我只有把面前能吃的东西统统吃下去的习惯。

    今天去看医生,医生批评我不喝水。指出,像我这样的天生就会得肾结石的构造,注定只能比普通人喝更多更多的水,可是我每天喝水的量比普通人都不如。

    我觉得有点委屈。其实在很多的时刻,我都觉得自己喝了很多的水。

    就是面前碰巧有一只水杯,又不停地有人给你斟水的时刻。因为我总习惯把面前的水喝光嘛。

    这种时刻通常发生在座谈会上,饭局上,K房,或者,通讯员的办公室里。当人家频繁地给我斟水,我会有点不好意思地发现,自己喝得太多了。

    而不会发生在自己的电脑...
  • 可爱状元 - [过日辰]

    2007-05-25

    一定是我未见过世面,总是大惊小怪,不过这样的好处是经常会觉得世界很amazing。比如今日下午采访我们级当年的全省高考状元,我就忍不住一直想,为什么他可以这样可爱呢?

    是啊,大家一般年纪,他看上去甚至比我印象中高中时候的他还要小,也比我想象中腼腆得多。说话前习惯想一想,表情有点像陈奕迅,很大细路。以致我对着他会有点时光倒流的错觉。高中时跟他没有打过交道,以为状元总会有几分高高在上吧,何况又过了这么些年,他一直发展得很不错。没想到状元同学很谦虚,面对镜头一再叫“哎呀好紧张啊”。总说自己又懒又贪玩,这些年来取得的成绩只是小聪明加好运。

    据说直到现在还会有人以为他18岁。我忍不住说,你真可爱啊。“我承认我幼稚。”他仿佛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你就不要写这句了吧,对于男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我当然不...
  • 雨季 - [过日辰]

    2007-05-19

    是我爸爸的理论,仿佛是2005年吧,那年11月气温还在30度以上,爸爸说,现在这里倒像热带,一年没有春夏秋冬,只有雨季旱季。

    而刚从热带回来的我,发现,这里的气候确实跟泰国或柬埔寨没什么区别。今年东南亚的雨季提前,在那里,我每天面对的也是,忽而烈日似火,忽而大雨倾盆。唯一的区别只是,这里的天,比那边灰多了。

    如果广东也变成了热带,是不是,会长出许多椰子树?

    ...
  •  上次休假,春节期间,我到寺庙里住了几天,回来得知她出家了。而这次休假回来,发现她已经离开。

    默哀。
  • 天分 - [过日辰]

    2007-05-01

    天分其实真的是一个问题。在技术层面上,可以靠勤奋解决。但上升到感情,则完全靠悟性了。

    我只好承认,在乐器演奏方面,我似乎是欠缺了那么点天分。

    那时候采访钢琴校长,他说我不适合弹琴,因为我的心不静。确实。所以我弹一首曲子,到了某程度,似乎便再提高不了。

    未来想修读一个课程,昨晚和人认真讨论。同一名号之下,还有science和technology两个方向。前者与我已经读腻了的中文系差不多,后者则侧重于数理化。我感兴趣的当然是后者,只是,数理化,是不是已经离我太过遥远?

    而且还不止数理化,更重要的是动手能力。爸爸就很鄙视我:写写字你还勉强凑合,手工劳作就绝对没有天分了。

    但我不信邪,嘴硬道,我长这么大,还真没遇到过觉得很难很难的事情,只要肯用心。

    我觉得我更欠缺的应该是创意。光靠用功,凭空变不出一个东西出来。但如果只是...
  • 偷闲吉他课 - [过日辰]

    2007-04-26

    今日下午,我在某个无聊的可有可无的会议之前,偷空上了一节吉他课。快下课的时候,老师拿进来一本古典吉他教材,问我要笔和纸,给我抄一段《爱的罗曼史》的谱。

    原来他没有忘记。

    我一看:哇,好长,不要抄了吧,能不能复印啊?

    他说,只给你抄前奏。你还是一段一段来吧。

    噢,是哦,不要妄想一步登天。

    今晚回家练,前面几个音还挺简单的,后面就难了。但是,听自己能弹出前面最熟悉的那几个音,真的很动听,于是就很满足。难的弹不出,倒也不计较了。

    上午练了一下《大约在冬季》,下午逮着老师问他我看不懂的谱。他说,书上这样扫是很闷的(是啊,我扫了一个星期弦,觉得闷极了),这首歌应该弹分解。我又翻书,把我平时看不懂的谱一一找出来问。我的书还比较初级,貌似没找到传说中的滑音,他便表演给我看。我问:练滑音是不是会火烧刀割呢?他笑:没这么夸张啦,...
  • 喝采 - [过日辰]

    2007-04-24

    今天下了一天雨,连吉他的声音都变得抑郁。

    我用抑郁的结他,弹一首教人不抑郁的歌。

    话说老师上星期教我扫弦,没有教我新歌就下课了。下课时我颇惊惶,觉得一节课只学了一个动作实在太亏,便央求道,你给我首歌回去练吧。他随手翻了翻书:大约在冬季吧。我一听,那不是候鸟学了半年才学得会的吗?十分狐疑,看一下谱,果然第一句就不会。他临时教了我两下,下课。

    回到家后,我仔细再看,发现其他其实还挺简单的,但关键就在我不会弹的第一句。他临时教了我的那个Bm,就是阿伦两个星期前考我的一只手指按四条弦,简直是手指瑜珈,我要摆很久pose,才能弹出不是“噗噗”的声音。况且Bm还不仅出现在第一句。我便放弃了。翻啊翻啊翻,在书里翻了一首会唱又会弹的。《let it be》~

    今天一直下雨,我一直没有出去,所有时间就学了一首歌。没稿写?let i...
  • 感情 - [过日辰]

    2007-04-21

    老师说:你应该放多点感情,比如大拇指第一下应该大力点拨琴弦。

    我觉得他要求太高:可是我现在才处于努力找准弦,不要弹错音的阶段啊。

    老师说:那也要感情,你要觉得自己弹得好听,才有心机继续弹的啊。

    我:……

    这位比我还小2岁的老师,跟我讲起感情的大道理,言语虽朴实,听上去还真像那么回事。有heart无heart,他都听出来了。

    老实说我一点都不喜欢《你知道我在等你吗》,所以无法在其中投入感情。我承认我虽然积极练习,但目的仅止于训练我的手指。

    大概这样是成不了大器的吧?

    昨天老师似乎忘记了他的承诺,没有教我弹《爱的罗曼史》,倒教我另一基本功扫弦。吵死了。因为我弹《你知道我在等你吗》还不够好,扫弦也扫得乱七八糟,所以不敢重提上星期的约定。

    至今我还觉得扫弦很讨厌。只好自...
  • 准备 - [过日辰]

    2007-04-18

    其实这两日比较无语。不过习惯了日日更新,便来敲几个字。 

    昨晚回到报社,桌上放了一本《柬埔寨五月盛放》。五月份我将去柬埔寨,这是候鸟借给我做功课的工具书。

    是一本会让你看得流泪的工具书。作者卡门用了太多爱去写。在最初翻开的时候,一眼看到那些照片以及煽情的文字,我几乎不能适应。必须关上书,酝酿一下情绪,再重新打开。

    这两日的无语不仅是因为我不得闲,要工作还要看书做功课,更是因为觉得在吴哥那样一段文明面前,说什么都是多余。或者等我去完再说。看完这本书,我几乎想改行程,到曼谷次日就直奔暹粒。甚至还想改到计划之外的金边去。

    当然,上帝对我很公平,既给了我烧坏脑型的经常冲动,也给了我优柔寡断思前想后的习惯去自我化解。其实首站去暹粒并无不可,纯粹为了看看曼谷的周末市场,才在曼谷逗留多几日,否则可以把曼谷安排在回程最后一站。但泰国与柬埔寨是...
  • 加油加油 - [过日辰]

    2007-04-16

    先大叫两声:好累啊!好累啊!

    这两天除了弹琴几乎没干别的事。但一首简单的《你知道我在等你吗》,还是顾得唱来顾不了弹。手指已经完成从痛长到了不痛的成长。可以理解为升level。可以预见跳下一级时会有下一级的痛。弹琴真不容易。做人真不容易。要升一个level,得忍受多少痛楚呢。

    啊,别怪我突然多愁善感起来。即使不在弹琴,在我根本还不会弹琴的时候,每当遭遇什么疼痛,我也是这么鼓励自己的:升level啦升level。

    练得那么辛苦,长进只有自己看得见。一个音从弹不出来到弹得响亮,一个指法从按不过来到可以转换,一首歌,跌跌撞撞也总算在唱了。都是些自己才知道的些微进步,拿不上台面的。且不说酒吧那么遥远,我只希望下次见到老师的时候,我可以在他面前完整地,大声地,像唱卡拉OK一样容易地,在自己的伴奏之下唱一首歌。

    而目前,我只做到了一半。我的伴奏还不足...
  • 起鸡皮 - [过日辰]

    2007-04-13

    一般听人说起鸡皮,都是因为肉麻。起码我自己从小的理解是这样,风吹过让人起鸡皮,那么如果听到什么、看到什么,身上也出现类似反应,大概也是让人“寒”的东西吧。

    不过后来我发现,我把先后顺序倒置了。明明是毛管动了,才感到冷。毛管动起鸡皮是纯粹的生理反应。现实中真正让人起鸡皮的,其实通常是感动。至于听到什么肉麻话而做个打冷颤的动作,则往往只是为了加重视听效果的逢场作戏。

    这是我前两日看joyce与michelle的留言起鸡皮后的感想。然后又联想到,平时我最经常听到的,会告诉别人自己每逢感动,就“不行了,起晒鸡皮了”的人,似乎只有明哥。

    进而想到,我们中国人也真含蓄,明明是感动了,却说人家肉麻。久而久之,至少在“起鸡皮”这个词语里,感动不见了,被肉麻淹没了。

    ...
  • 一峰生日快乐 - [过日辰]

    2007-04-11

    现在的时间是4月11日上午8:18分,离10:00还有接近两个小时,我已经开始坐立不安。

    一早便不安于床,是因为一睁开眼便想到:今日是《一期一会》重演售票日。生怕起晚了便抢不到票。

    今日还是一峰同学的生日。呵呵,这个人,连公开售票都选在自己生日,分明是把大家踊跃扑飞的热情当成生日礼物。嗯,他总是说,不要送他礼物,要送就买他的碟和书,或者,买票看他的show啦。

    害我一早便担心送不出这份礼。10:00开售,我决定把今天的采访都安排到下午去。

    嗯,各位保佑我抢票成功。

     

     

     

    ...
  • 深深深 - [过日辰]

    2007-04-10

    爱到底,伤到底,越挫越勇!

    说的是我的手指。以飞蛾扑火般的热情,仅仅粘着吉他的弦不放。开头我写:最初按弦,手指会留下深深的印痕,而过了两日,手指没那么痛,印痕没那么深,茧已经长了出来。今日才知,那些茧,其实不配称做茧。当看到已经比之前的普通手指厚了几成的手指上,再次现出比刚开始时更深的印痕,始明白,茧是逐层长出来的这个道理。

    就算一门心思,只练最简单的C ,也可以在这低温的空气里,憋出一身汗来。我预感未来我的双臂会像漫画中的自慰男一样,一边粗一边细。

    手瓜起展,手指起茧,吉他手也。
     

    ...
  • oh no - [过日辰]

    2007-04-07

    我见他的吉他上贴了三个英文字母:ono,便问:“你姓小野?”他说,“英文名,如果o发长音,便是。。。”“大野。”嘿,这个我刚好知道,便抢了咪。昨日去广州,顺便在地铁站买了两本《万象》,其中一篇文章里,新井一二三介绍大野与小野的长短音之别,并澄清john lennon的老婆,其实是叫小野洋子,而非大野。没想到,今晚就认识了一个小野。

    这个小野却一点不“嘢小”。在澳洲读完歌剧回来,帮家里打理生意,业余唱下歌。那歌唱得真是,高音甜中音准低音劲。(oh no,不好意思,我永远只会说这句。)唱歌好听的男生,就我见过的,他排第一。受过专业训练确实不同,他还可以用唱女高音!不久之前他认识了我的吉他老师,老师便找他去录音。我老师名字有个“宁”字,ono的中文名则有个&l...
  • 十二姑太 - [过日辰]

    2007-04-07

    话说太婆那边家族庞大,奶奶就有一个年纪相当的姑姑,二人从小在一起玩。姑姑叫阿芳,因为长得瘦,奶奶常叫她“马骝芳”。

    我自小听马骝芳的故事。其中一个著名的故事是,阿芳小时候本来跟我奶奶读一个小学,文秀,即现在的二十六小。一次不知怎的被一个歪嘴的老师叶先生打了两下手心,一气之下便“执包袱”转校到了忠义,即现在石巷口,二十年前的教工一幼。转校之后阿芳仍觉不解恨,每天放学又拐到文秀来。那时的规矩,学生放学后由老师带队,逐个送回家,有点像现在的校巴,只是那时搭的是11路。阿芳专等叶先生带着学生经过,便开始大声唱:“朝放牛,晚放狗,晏昼放个大臭屁,遇着只歪嘴狗,歪嘴真为食,一啖擘开个口!”每每气得叶先生的歪嘴更歪。

    这个故事被奶奶讲了不下一百次,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位传奇的马骝芳。直至两年前做地名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