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话说 - [过日辰]

    2009-09-25

    有不止一个人同我说,你现在都不写博客了。

    我说,其实我有写,不过在msn space。

    人家就说:我都不上msn的。

    msn真是应该检讨下了。

    那么我就两条腿走路,不要荒废了这个公博吧。

  • 埃及行泡汤 - [过日辰]

    2008-12-18

    由于万恶的意大利居留政策,令人兴奋的埃及游计划掉进了汤里。一个星期以来打了无数次无人接听的电话,又问了n个外国朋友,终于被警察局明确告知,没有居留,在世界上,我只能待在2个地方:意大利,或中国。当然,如果我回中国再申请其他国家的签证,他们也管不着,但据说我也只能从中国返回意大利,从其他国家入境就会遭拒。

    我来这里已经将近1年,居然还没有第一张居留卡。同我一起来的人,都在申请更新了。为什么?因为10月我的卡其实已经出来,不过照片错了。当时只是想到以后还要回佩鲁贾拿很麻烦,倒没想到...
  • 下一站埃及? - [过日辰]

    2008-12-11

    今天又下雪了,而我已经感冒了三日。室友们都回家过节了,剩我一人在家日日看企业经济的笔记,很无聊。开始觉得这个冬天很苍白漫长。

    晚上候鸟抱怨,二月要独自去埃及,没人陪。我想起,二月我刚考完试,有十日左右的假,回国太仓促,去埃及玩玩倒是可以。查下机票也不贵,于是就很心动了。

    打电话跟晨同学说,他说:“你应该去!我就怕你日日闷在家里,连阿婆都不如,阿婆尚且看电视呢!”说得我很惭愧。是啊,没有旅游的日子,真是连阿婆都不如。
    ...
  • 在msn上,我看到Luca的签名是:“il DAO e' come l'acqua , non ha forma , ma può essere tutte le forme,  non modifica il corso ...ma lo segue.” 直译就是:道就像水,无形,又可以是任何形状,不改变水流,但跟随。晕,我译得真恶心。一望而知是《老子》,可是,是哪一句呢?我只记得“上善若水”,翻翻那段好像说的又不是这个。...
  • 明星 - [过日辰]

    2008-11-28

    作为乡下人,我一向觉得明星离我很遥远,鬼佬明星,自然是更遥远了。

    所以,虽然来了都灵已经一段时间,那晚同晨同学散步到市中心,在祖云达斯专门店前认他们海报上的球员时,我忽然发现原来连球盲我也认识的皮耶罗、布冯和特雷泽盖,就跟我生活在同一个城市,也不禁激动了。

    前两日问同学Luca:“你有在街上碰到过明星吗?”他指指我正在看的报纸上的皮耶罗:“前两天就看到他了。”我小家地问:“你问他要签名了吗?&rd...
  • 大雪 - [过日辰]

    2008-11-28

    晨同学早上八点多打电话来,我和Carla还在睡觉。以为有什么事,只听他说:“米兰下大雪啊,好大啊!”我刚想说“你就好啦”,忽然醒起窗外沙沙作响了成晚,莫非不是雨?这边的习惯,玻璃门窗外一律有木卷帘,睡觉拉下就漆黑一片,在房中完全不知外面发生什么事。我起身跑到厨房去,哇,果然,整个世界白茫茫一片。密密的雪,一直下到现在我写博客这一刻还未停。

    星期一早上下过小雪,屋顶只是白了一点点,今天全白了。我于是影了几张相,不是很靓,但算是纪念下...
  • Simone用中文郑重地说:“给我五!”坐在他身边的Sara就给他一个击掌。

    然后他转头对我说:“我们无聊的时候喜欢玩这样的翻译,比如。。。呃,你像一个阳台一样在外面。”

    我一头问号。他解释,意大利语中这个说法是指,他指指脑袋。。。想不到那个词,Sara就举了个例:“如果Simone现在想飞到天花板上,就是像一个阳台一样在外面。”

    我:“疯了?&rdq...
  • 抑郁 - [过日辰]

    2008-11-04

    编辑同学说,最近金融风暴,媒体都是让人压抑的消息,这期咱们就写点轻松的吧。

    于是我一个晚上都搜肠刮肚在扮轻松,结果搞到自己好抑郁。

    最近令人高兴的三件事:朋友C生了个仔,朋友CC又生了个仔,我自己生活也颇美满。

    但大环境还是令人压抑的。游行罢课也阻挡不了法案通过,金融危机似乎有姿势无实际又似乎无处不在。 生活仿佛暗礁处处,只欠撞船。

    因为朋友不开心,最近心情比较起落。我还是很幼稚,还是会相信王子公主快乐永远。我又...
  • 鬼佬笔记

         Dear Tim,
      
      shall by too dull doll by too jack won,
      
      dolphin long can Jim shall by too low,
      
      shall by too when dull low, doll car low,
      
      dolphin long do...
  • 四月才去过香港,过几日欣欣仔又要去看轩仔演唱会了。据说张生今年在广州开唱,票房拍得上去年张学友。(原来张学友是去年啊,我以为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我说,当然啦,广州的骄傲啊,广州人一定撑他,我在广州的话我也会买票。

    的确,我现在已经很少听歌。除了指定动作会听明哥的新碟新LIVE,另一个会听的人就是轩仔了。当然是因为只要他出新碟,欣欣仔一定会拉我听。这两日我就反复在听他翻唱忆莲的那场LIVE,忆莲好歌他好声,好听。而且他果然是跟我同年的,我最喜欢忆莲的时期,大概是93、94年,而...
  • 我很想 - [过日辰]

    2008-10-11

    很想吃虾,吃蟹,吃鸭,吃鸡,吃吃吃吃吃。

    想到最后只能吃一下手指,呜呜呜。

  • CHIUSA - [过日辰]

    2008-10-03

    很久很久以前,呃,就是半年前我们在佩鲁贾刚刚开始上语言课的时候。上完大概是第二节课,晨同学回来说,老师要求他用C字开头的形容词形容自己,不许说carino(可爱的),晨同学于是冲口而出:“Chiuso(关闭的)。”理由是,他觉得自己是个自闭的人。

    我说:“我看你不过是又cute又傻罢。(chiuso,音同粤语的Q傻)”之后便常常以此取笑他。

    现在来了都灵一个月,如果叫我用一个形容词形容自己,我也会冲口而出:&...
  • 生日 - [过日辰]

    2008-09-08

    中国时间已经到了我的27岁生日。应该算中国时间,因为我出生在中国。最近好像返老还童了,同学或鬼佬都说以为我很小,大概是同85后90后混了半年,眼神都变天真了的缘故。

    外面忽然电闪雷鸣,狂风暴雨。我坐在房间里,看阳台玻璃门上密密打上雨点。我的房间有个妙阳台,三角形,一排镂空栏杆。这里是八楼,从栏杆缝里望下去,真令人腿软,我从来不敢趴到那栏杆上。阳台外便是大马路,种了两排茂密的法国梧桐。我以前比较过,生于黄河畔的郑州法梧桐,比长江边的上海重庆法梧桐要高大得多。到了都灵我又发现,北方...
  • 晚上忽然心血来潮想读点诗,千方百计找到了《顾随诗词讲记》的下载地址,还非要我装了个flashget才把那txt给下了。结果,打开是这样一段话: 

    “通告:该书由于版权问题,已被国家出版署查处并删除,请不要再尝试下载,否则你的下载纪录将会提交相关部门.
    禁止通过任何非法途径获得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

              &nbs...
  • 下个星期就要搬走了,必须想办法消灭掉家中的多余物品。比如,一瓶只吃了一小半的醋。

    晨同学一开始很大方地说:“才6角多一瓶醋,留给下任租客就是了。”吝啬鬼我不舍得,想了想决定,煲猪脚姜!

    猪脚胶原蛋白丰富,且价格便宜,有时间又有心机的时候,我也挺乐意煮一只吃吃。此前试过水煮,用核桃煮(因为刚巧手边有核桃,就代替花生了),但用姜和醋,却是第一次。

    看瓶子的颜色,我以为这里的醋就像我们的浙醋,但倒进锅里,发现其实颜色...
  • 傍晚送晨同学坐火车去米兰,在候车室等着的时候,只见他从包里掏出一汽水瓶,仰头喝了几口,又递给我。

    橘红色的瓶子挺漂亮的,我惊喜:哈,什么时候跑去买了汽水,都不告诉我。

    说完喝了一口,才明白他为什么微笑不语。

    正如他包里盛着荷包蛋和米饭的雪糕盒,这只是一个装了自来水的汽水瓶。

    话说家里窗台上的瓶子展览也开了不是一两天了,所以我也认不得都有些什么瓶子。

    来这里之后,入乡随俗,每两周就到超市提六大...
  • 雪糕盒爱好者 - [过日辰]

    2008-08-21

    吃完饭,顺便把几天前买的那盒雪糕的最后几口吃完了。起身收拾碗筷的时候,又顺手把空盒子扔进了垃圾桶。

    就有人惊得跳起来:“你干吗扔了啊!”

    我指指家里的一堆雪糕盒:“同学听说你家的雪糕盒已经在开展览了。”

    真的,上次我拿雪糕盒盛便当去学校吃,就有同学问我:“你吃很多雪糕哦?我看你每次带的盒子都不同。”我只好解释:“通常吃的人不是我,只是我家确实有很多盒子...
  • 话说某人语文不好,为我的生活增加了许多乐趣。

    1,攻和受

    这个故事是新鲜出炉的,就排在前面。之后的都是旧闻了,不过没在这里写过就凑成一篇。 

    今晚给某纯洁的火星人看“娘孩儿是受”电视截图,丫不懂。

    我解释,攻和受,相当于1和0。

    还是不懂。

    我再启发了一下,丫说,哦,那我是攻你是受。

    我囧。耐着性子谆谆善诱:男女不...
  • 小日记三则 - [过日辰]

    2008-07-24

    不要老说我不更新博客了。

     

    明天在哪里

    我:今日领馆的何小姐说,叫候鸟明天去领馆取材料。

    某(叹一口气):明日复明日,明日何时有。。。

    我:是“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某:你干吗改我台词?(继续)明日几时有。。。

    我:是“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某(沉默两秒,...
  • 宅男女 - [过日辰]

    2008-06-17

    我看一晚电影,他打一晚机,彼此不发一言。

    我改听音乐,他继续打机,都不去冲凉。

    偶尔看看他,他半天才回一眼,张张嘴算问了句干吗。

    今天我们两个人都没出过门。哦不,我出过10分钟,到楼下的烟店寄了封信。午饭和晚饭就差没端着锅吃。饭是他做的,碗是我洗的,配合默契,从不打架。

    凌晨四点我曾起来,他还坐在电脑前。问他干什么,答曰看NBA。当时没反应过来,睡醒算一下,由于时差关系,从前我们深夜看足球白天看篮球,来这边后刚好...
  • 造史记 - [过日辰]

    2008-06-14

    已经好久不听中文歌,前段时间简直厌倦了人声,开始听钢琴。不过自从星期三上了节热闹的口语课,我又开始找中文歌来听。不但听,还装模作样地写。当然不是写歌,我们写极简史。

    缘起是那日的口语课,老师给我们介绍了一下意大利流行乐。也是极简史的模式,各个年代挑了位代表,水过鸭背地讲两句其人其歌。然后,吩咐我们仿例写一个中国歌手。结果,一分组,我们这组便开了锅。我们嫌口语课闷久矣,好不容易老师抛下个好玩的题目,简直要抢着来啃了。

    首先我自然是作无主意状问:“...
  • 我的一天 - [过日辰]

    2008-06-04

    自从我家终于装了网,就不时有同学问:为什么你不写博客了?

    感动之余语塞。一日我鼓起勇气坦白:不知写什么,要不你出个题目?JOYCE同学于是说:我的一天。

    以下是命题作文。算是报告一下来意之后的大致情况。

    早上7:30被闹钟吵醒,赖床至7:45,上课迟到了。今日是国庆假后第一天,也是升班到B2后的第一天。长假之后懒洋洋,加上未买新课本,眼镜大前日又在罗马打烂了,上课上得心不在焉。放学后阿旦又找我。他预注册大学的材料不知被领馆还是被大学弄...
  • 明天就要飞走 - [过日辰]

    2008-03-18

    在意大利再见了!

    亲亲这台陪伴我6年的老爷机,6年来是你陪我失眠陪我哭笑。亲亲我的书桌和台灯,亲亲我买了又未看完的书。我对你们不够好,对不起。

    昨晚煊叔叫我到他家,给我一封利是,上面写:“谨具菲仪,聊壮行色,小华笑纳。”他说:“我很理性。下次你回来,不知我还在否。”在众多告别仪式上,这是我唯一落泪的一次。

    我不想太伤感。其实我们都还在亚欧大陆上,是不是?

    天涯若比邻。...
  • 出嫁 - [过日辰]

    2008-01-06

    1月2日,有两个重要的闺蜜同时出嫁,1月19日,还有一个。1月1日晚在新娘家吃姊妹汤圆时,我说,她是我第一个出嫁的好朋友。引来一阵惊讶:“怎么这么迟?我们都做过好多次姊妹了。”嗬嗬,迟,可是一下子就三个,也感觉身边一下子空了许多。

    人家说,做三次伴娘就会嫁不出。这个月我就会做两次,还希望可以再做一次。不经历不知道,结婚是一件很辛苦的事。花许多钱,许多力气,做一场给世界看的戏。我跟在后面战战兢兢,生怕做错什么环节,但见大家一团热闹,亦未尝不跟着高兴。这样的...
  • 20 - [过日辰]

    2007-12-29

    在广外,觉得校园的生活很好。上课下课,做作业泡图书馆。有极好的图书馆,就在白云山脚。不但英文日文藏书丰富(可惜意大利文藏书很少),中文书也很多。他们舍得进新书、畅销书,并不板着一副学术的脸。只要在学校过夜,晚饭后我都会去图书馆。翻阅一轮画册、摄影集、漫画,再看点小说或人物传记,不知不觉就10点。有一段时间,每晚10点迎着微凉的空气出来,我总会条件反射般想着同一句话:好久没有笑过了。不笑未必代表不快乐,这样平静波澜不惊又不必闲着大脑的日子,未尝不是满足。

    我总是纳闷并后悔着。我想...
  • 核桃 - [过日辰]

    2007-12-28

    那晚看完show因为兴奋过度而失眠。舅妈见我成晚起身去厕所,第二天便买了包核桃给我补肾。

    我把核桃带回广州,分给室友们吃。敏莹吃着吃着,忽然说:“阿明。”

    我大吃一惊:她怎么知道我此时此刻正在想什么?

    她望着核桃,又说了一句:“阿明。”——原来“阿明”是核桃的牌子。

    我一看,可不是,包装袋上赫然“阿明&rd...
  • 饮水饱 - [过日辰]

    2007-12-21

    晚上八点半,未吃饭,身无分文。

    穷困潦倒的样板:身在白云区,身上只有四元,手机忘在了番禺已经一个星期,信用卡忘记了密码。钱反正不够回佛山,就先去拿手机吧。76转125,刚好四元。两个多小时,穿越一个广州,算一下还是挺划算。只是转车的时候,想买杯凉茶都只好咽口口水作罢。当汽车终于到达番禺,我一个子儿不剩了,我想,或许我该考虑创办本类似《lonely planet》的书了。人家两位创始人当年穿越欧亚到达澳洲时,身上也只有两毛七嘛。

    未完待续:终于找到人家的办公...
  • 路遇 - [过日辰]

    2007-11-22

    刚才,跟候鸟和汤汤晚饭后,我独自回家。当走到燎原路养生堂时,两个男生拦住了我:“小姐,可不可以给我们几块钱买馒头?我们找老乡找不到,已经一天没吃饭了。”

    这种人我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我下意识地首先护住自己的包,警惕地看着他们。两个男生,20岁上下,大的一个眯着小眼睛,小的一个睁着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我。我想给几块钱也没什么,就把钱包的四块零钱给了他。

    但他们没有要走的意思。大的那个又说:“我们一天没有吃饭了,能不...
  • 在银色月光下 - [过日辰]

    2007-09-26

    在那金色沙滩上 洒着银色的月光
    寻找往事踪影 往事踪影迷茫
    往事踪影迷茫 犹如幻梦一样

    金色沙滩,银色月光,往事迷茫,幻梦一样。咦,好像已经把我要说的话说尽了。

    很奇怪。十年前的旧人,忽然又遇见了。从来未说过话,忽然就在一起玩了。第一次在一起玩,感觉却那么熟悉。甚至可以说是亲切的。那是母校的味道。只要曾经在同一间学校读过书,相信都能嗅出彼此身上的同一种味道。

    很时空错乱。我从来没想过,十年之后会和看似同我大缆扯不埋的人一起玩,也没有意识过,看似大缆扯不埋的人,原来都是同一个模子里出来的。我一再错觉自己是在十年前,那些单纯可爱的旧时光。我于是想起,我已经很久没有跟一中的人一起玩了。我还想起,曾几何时,我和同一个圈子的人,也是很接近的。有点恐怖。这些错觉一再地提醒我,噢从前我是这样子的,噢我已经回不去了。

    又美好又残忍...

  • 貌似是患上了开学前抑郁症。

    候鸟说,要看看别人送什么给你,我再送吧。

    我说,没有别人送的。。。

    她说,啊,你怎么这么失败?

    呃,我从来都这么失败。大哭三声迎接我的26岁生日。

    还是要许愿的。希望半年后与charlene同学团聚,她将于明天,就是我生日当天飞走。抱抱,我在我生日当天保佑你,明年会与我团聚的,嗯嗯。

    希望未来半年我会是一个勤奋上进的好学生。希望未来半年我在勤力读书的同时还能勤力挣点伙食费。希望半年后还抽得出时间去一趟老挝。希望到时还有余钱买台手提电脑。

    哎,我的生日愿望很切实际吧。我不贪心的,所以老天爷保佑我都实现了吧。

    ...